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有才不让操的女秘书
有才不让操的女秘书

有才不让操的女秘书


从别的科室调来一位秘书,听说很漂亮,就是不让操。因为这个才在各个科室之间调来调去。

做秘书只有两样:一是假账,二是被操。据传闻这个老女人信仰基督,既不做假也不让操,让各个领导很是为难。

这种说法激起我的好奇心,我担任行政部门经理,上个秘书也操了很多次,不知道这个守旧派的老女人玩起来是什么味道。

那天我刚来上班,秘书便端着一盘咖啡,她大约三十来岁,衣着是标准职业装。挺老气,但是掩盖不住她姣好的面容和苗条的身材,她挺“胸”的,面上没有一丝笑容,嘴角的法令纹更是加重这一感觉——严肃、认真、不让操。

可能是刻板印象,我对这个老女人没有什么好感,说了几句客套话便没了下句。

后面几天领导苦不堪言,回家面对黄脸婆,上班面对老女人。一有空就往我这里跑,拚命倒苦水。逗得助理小妹嗤嗤笑,我知道这个老色鬼想要换秘书,而且居然是跟我来换。

我哪里肯,助理小妹才二十好几,正是青春年华我会让你一个人玩吗?毕竟他是领导,我也只能拖时间,说动领导让他把老女人往外面调。

老女人上班非常有规律,似乎成为了一种习惯,准时准点倒咖啡。那天她例行工作,放下杯子的时候发现我桌子上有一个十字架。

她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脸上笑开了花。赶忙问我是不是基督徒。

这不过是一个十字架的项链,我买个小妹的上床礼物。但是看到老女人兴奋的神情。我嗅到这里面有戏。

我一门正经的说:“愿我主保佑有福的人啊。”

说完,没想到老女人反应很大,咖啡也不送了。坐在桌上就开始和我谈耶稣。

其实我根本不懂耶稣,所有关于上帝的知识都是从电影里看来的。我也是乱说胡说,但是老女人似乎对我的话深信不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估计是宗教心理病。

我们的谈话多了起来,我发现只要用神的话引诱她,哪怕是再无道理的事情她都会做。我想到一个办法——用神来勾引她上床。

这个贞洁老女人根本无法抵抗“神的旨意”,我假借神的话,命令她发一则评论淫荡夏娃邮件给我。她居然照做了,照平常她早就摔桌子走人,现在竟然发来一封淫荡的邮件。

我仔细读了一遍,这并不是她对于夏娃的理解,完全就是自己的独白——自己想要被操的独白。

荡妇淫娃披上神的外衣,仍然掩盖不了自己希望被男人压在床上的想法。她一直在掩饰,一直在逃避。

我觉得时机已到,把她叫进办公室然后关上门窗。命令她撅起屁股趴在办公桌上,一听是神的指令她毫无抵抗就照做了。

我摸着她屁股,看她没有抗拒,胆子也大了,掏出鸡巴命令她跪下来。

她跪在地上,看着我的鸡巴有些不知所措。我对她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上帝没有保佑你?”

她有些害怕,没有回答。

我说:“因为上帝根本听不见你的祷告,你必须吹响我身下的喇叭,祂才能聆听你的祈求。然后保佑你,祝福你。”

我一说完,她的心理防线完全崩溃。开始疯狂地舔我鸡巴,说实话口技非常差,次次碰到牙齿,毕竟不是熟练的缘故。我一想在这样下去鸡巴就要被她咬掉了,赶忙命令她脱去衣服,做在沙发椅上。

老女人保养得很好,乳头都是粉嫩嫩的,有些下垂的迹象,但是腰上没有一丝赘肉。可能是食素的原因。我亲吻乳头,手已经深入下体。突然发现没有阴毛。

没想到这个老女人还是个白虎。我兴奋得不得了,但假装生气地质问她问什么把毛剃掉。

她吓得不行,语无伦次甚至要哭出来了。平时强势的老女人被整成这幅德行,不由得好笑。我扒开阴户,已经有些淫水流了出来。我用舌头在阴唇周围打圈,她似乎在求我吮吸她的阴蒂,一直把小穴往我嘴上靠。

“你是不是偷偷自慰了?”我严厉的问她。

她默默的点点头。“你知不是知道这是不允许的,触犯戒律的事情?”

我不等她回答,顶起早已青筋暴起的鸡巴,顺着淫水往洞里捅。老女人的B真的很紧,比小妹的都紧。而且老女人是极品潮吹穴,很湿。插进去有一种掉进大海的感觉,触不到底却被紧紧包裹。我抽插几十下,发现自己顶不住了。连忙把她按回办公桌,借这时间调整自己。

老女人见我还没插进去,居然扭动屁股勾引我。我拿出龙虎油,往她阴蒂上一涂,她马上全身颤抖,一股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流。我则狠狠的按住她的嘴,不然全公司都知道我操了这个老女人。

我双手按住她的细腰,时快时慢抽插老女人的小穴,老女人在桌上哼哼唧唧的呻吟,自己也知道不能喊太大声。我握着鸡巴,用龟头研磨她的阴蒂。她的阴蒂已经充血完全凸了起来,磨着我的马眼非常舒服。老女人也受不了了,淫水越流越多都淌在地上。

我估摸着时间,马上提枪一顿猛插,干得她四肢无力摊在桌子上。我抱起她的大腿,次次到底,没几下我也射了。

干她不是问题,问题是这种人很难缠。一旦她找到自己的寄托,便会全身心的投入,那么你就会很累。我又不是神,你天天找我我怎么受得了。

可是老女人不管这些,一旦翻脸杀人放火的事都干得出来。回到家之后我惊出一身冷汗,开始反思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有些过火,那别人的信仰控制别人,实在是太不厚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