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情欲场】(3-5)作者:bulun
【情欲场】(3-5)作者:bulun
字数:22615


            三、见红

  「啊……好痛!」随着王芳的一声娇啼,怒胀得有如铁棒一般的阴茎披荆斩棘,冲破重重阻碍,直捣黄龙,进入到她身体深处。

  「很痛吗?」刘斌见到对方眉头紧皱,眼角挂着泪水,不由迷惑地询问。他想,自己的龟头虽然比较粗大,但也没有粗大到受不了这个程度,又不是第一次经历男人。凭他以往的经验,女人的阴道一般是阴道口附近比较紧,只要过了阴道口,里面相对就要宽松些了,除非是未曾被开发的处女。

  王芳点点头,小声说:「我是第一次。」

  「啊!你是一次?」刘斌闻言一怔,接着急忙起身,抽出阴茎一看,上面果然粘着殷红的血水,没想到对方还真是未经男人开发的处女。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刚才使劲往里插入时,好像遇到阻碍,原来那阻碍是处女膜,没想到竟被自己稀里糊涂捅破了。

  其实作为过来人,根据阴道口的大小应该基本上能够判断对方是不是处女,如果细心一点,扳开阴道口,就能看到里面的处女膜。只是他先入为主,根本没往那方面去想,自然不会去细看。现在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刚开始将对方搂在怀里、抓着乳房时,身子会不停地颤抖,敢情是第一次与男人这样亲密接触。
  「刚才你怎么不说?」他有些怜惜地说。

  「他们不让我告诉你。」王芳忍痛轻声回答。

  刘斌估计这可能是刘为民的主意。这些人中数他比较瞭解自己,如果事先知道对方是处女,自己不一定会接受。现在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用了,不如好好地接受这份情意。

  见王芳眼角含泪,他柔声说:「女人第一次比较痛,你不知道?」

  「知道。」

  「那你应该告诉我,我就不会这么急着进去了。」其实这句话,他自己也不相信,难道会因为女人第一次会痛就不进去了?他自嘲地笑了一下后说:「你那里已经破了,等会就没那么痛了,不要紧张,你尽量放松。」说完,重新将阴茎推入阴道中,由於有了前面的披荆斩棘,加之整个阴茎沾满了分泌液和处女血,再次推进就比较顺畅了。

  将阴茎插到底后,他停了下来,趴在对方身上吻着眼角的泪水和有些苍白的脸蛋,最后又破例吻上了对方的小嘴。对方既然是处女,就得给对方一个适应的时间,不能只顾自己享受,在对方心里留下阴影,以后对方男欢女爱产生恐惧。
  刘斌充满温情的亲抚,很快将身下的王芳融化,紧皱的眉头松开了,脸色又开始红润。过了片刻,王芳开始张开嘴迎接他的亲吻,双手自然地搂住了他的后背。王芳以前可能没有与男人接过吻,不知道如何配合,只是被动地接受,但是悟性很高,在他的引导下,很快便知道如何配合了。

  但是,当他开始慢慢抽动时,王芳的眉头又紧蹙起来。他是过来人,知道女人第一次都会有些不适,没有再停滞,而是一边抽插一边亲吻,并安抚说:「刚开始还会有点痛,慢慢就好了,而且会很舒服。」

  「嗯。我知道,没事的。」王芳一边承迎,一边点头小声回答。

  处女的阴道十分紧窄,每次抽动,阴道壁上的皱褶摩擦阴茎及龟头带来的快感让他兴奋不已,很想放开大干一场,考虑到对方是第一次,又只有慢慢抽送,细细品味。好在身下的王芳体质敏感,不一会眉头又再舒展开来,身体也有了反应,开始出现不规则的扭动。他知道对方已经适应,於是开始加大抽插力度,但口里仍关心地问:「现在还痛不?」

  「不痛了,里面有点胀,还有点痒。」尽管两人已经合体,但是说出身体的感受,王芳仍有点难为情,脸上现出羞怯的神情。

  「那大哥要加快速度了。」

  「嗯。」王芳红着脸点了点头。

  为了让对方逐渐适应,刘斌没有马上开始狂轰滥炸,而是短抽长送,或者慢出快进,但是次次到底。每当插到底时,身下的王芳会压抑的呻吟一声,同时眉头会轻蹙一下。

  见状,他关切地问道:「是不是不舒服?」

  「你那里太长了,顶到我肚子里去了。」

  王芳这么一说,他才发现当龟头顶住里面的嫩肉时,阴茎根部尚未贴住王芳阴部,显然王芳的阴道不是很深。宫颈遽然受到冲击,自然会有些不适。他笑着说:「开始会这样,慢慢就适应了,说不定到后面你还要我用力顶喇!」

  他口里这么说,但是并没有马上开始快速的抽送,为了给对方一个适应的过程,每次到底后,会停住片刻,让龟头与里端的嫩肉尽量多接触。

  这样反覆十数次后,王芳适应了,每次顶入时,眉头不再轻蹙,他试探着重重顶入,王芳也只是粗重的「嗯」一声。

  他开始加快抽插速度,一边抽插,一边观察对方的反应。渐渐地,王芳不但完全适应,而且有了反应,搂在他背上的双手开始变得有力了,呼吸也越来越粗重。随着时间的延长,手臂上的力度越来越大,双腿也举了起来,并且开始挺动臀部迎接他的攻击。这让三年未与女人亲热过的他更加兴奋,进一步加大抽插力度和速度,也不再讲究什么技巧,只想尽快达到快乐的顶峰。

  随着他快速有力的抽插,王芳也开始放开,声音不再压抑,但是没有说话,只是用粗重的「嗯」、「喔」声来表达身体的感受。

  这诱人的娇喘和呻吟声,对久未与女人亲热的刘斌来说,犹如冲锋的号角,使之愈发亢奋,用力搂住对方身体,开始最后的猛烈攻击。当他达到极乐的顶峰开始发射时,一直只是唇鼻间发出呻吟的王芳也发出了「我要死了」的叫喊。在他发射的同时,王芳全身剧烈地颤抖着,里边也在不停地蠕动,既似兴奋地迎接他的雨露滋润,更似在吸收他释放出来的精华。

  也许是憋得太久了,他这次达到顶峰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以往的平均水平,没有见证修炼的效果,但是发射时间很长,似乎这三年的积蓄要一次全部发射出来。发射完毕,他感觉身子似乎被掏空了,彻底掏空了,但是并不觉得疲惫,相反感觉格外清醒、特别精神。

  发泄完后,他仍意犹未尽地趴在对方身上,开始发软的阴茎依旧停留在紧窄的阴道中。看着眼神迷离、满脸红云的王芳,他柔声说:「小芳,舒服吗?」
  「舒服。」

  「怎么个舒服法?」

  「感觉好像飘起来了,又好像要死了。」

  「你怎么知道要死的感觉?」

  「脑子里是空的,身子也像是一下被抽空了。」

  原来女人达到高潮时的感觉与男人差不多,以往他也过有这种魂游太虚、飘飘欲仙的感觉,笑了笑说:「大哥没骗你吧?」

  「嗯。」王芳羞涩地应了一声。

  「你那里还痛吗?」

  「好像不痛了。」

  看着王芳渐渐清明的眼睛,刘斌说:「对了,小芳,你怎么愿意将第一次给我这个陌生人?」然而这个问题说出来后,他便后悔了,觉得这个问题很幼稚、而且煞风景。凡是出来卖的,可以找出千百条理由,并且可以让你感觉是真的,更何况别人刚将第一次给你,就问这样的问题,让对方情何以堪?

  王芳脸色微变,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你后悔吗?」毕竟离开社会三年多了,见第一个问题对方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反感,他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有意识问的,想瞭解一下现在女孩子对贞操的想法。

  王芳摇了摇头,说:「反正第一次不可能留给未来的老公,与其稀里糊涂地给别人,不如给一个怜惜我、能给我帮助的人。他们说你人好,会怜惜人,刚才你开始确实很温柔,所以我不后悔。」

  「你怎么能肯定第一次不可能留给未来的老公?」

  「结婚还得好多年,至少也要参加工作以后,我不可能等到参加工作后再找男朋友,现在找男朋友,如果将来工作不在一个城市,就很难在一起,即使在一个城市,也很难说。很多师哥师姐,还没毕业就分开了。」

  他不得不承认王芳说的是事实。即使是他们那个年代,很多在学校里谈恋爱的,只要毕业后不在一个城市,很少有走到一起的。一是走入社会,眼界宽了,思想成熟了,才发现以往的恋人并不是自己最适合的;其次是两人不能天天在一起,而身边又有不少各方面条件不比原来恋人差的人在向你示爱,自然而然感情的天平开始倾斜,最后完全移情别恋。

  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对方说师哥师姐,难道她不是洗浴中心的人,是学生妹?於是试探地说:「你是学生?」

  「嗯。」王芳点了点头。

  「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岁。」

  「那你应该高中毕业了?」

  「嗯。」

  「你现在在哪个学校上学?」

  「XX艺术学校。」

  「今年考上的?」

  「嗯。」

  「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刘斌对这问题比较好奇,她刚入学不久,刘为民他们怎么会认识她,并且做通她的工作?

  「是通过一个师姐。」说到此事,王芳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与你同来的那个是你同学?」刘斌见对方有些难为情,便没有继续这个问题。

  「不是。我们刚认识。」

  也许是很久未与女人亲热了,尽管刚发射完不久,但是刘斌停留在对方体内未完全退出的阴茎此刻又开始苏醒,於是试探地说:「小芳,哥还想来一次,行吗?」尽管是买卖,但是考虑到对方刚破身,担心吃不消,所以有此问。

  「嗯。」王芳点了点头。

  得到对方许可,刘斌开始第二次征伐。这次他不像第一次那样,只想早点发泄,而是时而和风细雨,轻抽慢送;时而狂风暴雨,狂追猛打;时而又是九浅一深,仔细品味;时而又是左右摇动,认真钻研……弄了近半个小时,直到对方第四次从极乐的顶峰开始跌落,他才开始喷射。

  当他从王芳身上滚落下来时,两人身体已被汗水浸透,初承恩泽的王芳更是几近虚脱,浑身红透,如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

  看来老孙这个修炼方法还是有效果,以往自己的最高纪录不超过二十分钟,这次竟然弄了将近三十分钟,如果自己再控制一下,半个小时以上应该不会有问题。他仰躺在床上静静地回味着,直到身子恢复平静,才起床去卫生间清洗。
  当他清洗完毕,从卫生间出来时,王芳仍两眼无神地瘫躺在床上。因为时候不早,他只有搀扶着对方去卫生间洗清。

  当两人从洗浴中心出来时,天色已晚。由於王芳行走不是很方便,他只有让对方挽着自己的手,倚在自己身上,像情侣一样缓缓走着。好在这里没有熟人,不用担心被人看到。当然,以他现在的身份,即使被人看到也无所谓。

  尽管洗浴中到别墅不远,但是两人花了好大一会工夫才走完这段路。

  走进别墅,刘斌发现不但刘为民和周晓华都在,先前见过的那个高个女孩也在。高个女孩看着王芳挽着他的手进来,眼神有些複杂。王芳见到厅中众人,粉脸通红,羞涩地松开刘斌的手,垂头站在一旁。

  「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刘伟民笑着说。

  「天都快黑了,还早?」刘斌明白对方的话意,微笑以对。他身边的王芳粉脸更红,自然听出了两人话中的意思。

  「饿了吧?呵呵。」刘为民笑着看了看两人,接着说:「那走,晚上去市里吃。」

  「没必要去市里,在这里吃点就行了。」

  「已经安排好了。还有我一位兄弟,等会介绍给你认识。」刘为民说完便拿出手机给司机打电话。

  「对了,给你买了个手机,你先用着,卡的尾号是666,我们几个的号码都存在上面了。」周晓华说完将桌上的手机交给刘斌。

  刘斌也不客气,接过手机说:「一起去?」

  「那当然。她们两个今天是专门来陪你的。」

  刘为民话音一落,厅中两个女孩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均又羞涩地垂下头去,高个女孩亦是粉脸泛红。好在这时李傑与另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没人注意她们俩。

  「老闆,准备好了。」李傑站在门边向厅中众人说。

  刘斌在建委当办公室主任时曾要求司机,凡是有体制外的人在,特别是欢场的人在,见到领导要叫老闆,不要叫领导,没想到这个规矩竟然一直延续下来,看来领导们也喜欢这个称呼。

  走出别墅,周晓华与两个女孩一车,刘为民拉着刘斌上了他的车,刘斌正好有事与他说,没有推让。

  「老哥,你怎么找个处来?」刘斌上车后便说,因为司机是刘为民的心腹,所以也没有回避。

  「兄弟,你刚出来,总不能随便给你找个人吧,那不又沾一身晦气?冲喜必须见红,不见红,怎么否极泰来,鸿运当头。」

  刘为民这么一说,刘斌也就释怀了。刘为民比较讲究这个,他以前不相信,但从监狱出来后也有些相信了。他在狱中认识一个狱友,精通周易八卦,之前的事都被对方推算准了,令他不得不信服。

  「怎么,不满意?」刘伟民见刘斌没说话,侧过脸来问。

  「不是,只是有些放不开。」

  「呵呵,怕她们受不了你那长枪大炮的狂轰滥炸?」

  「两个都是处?」刘斌没有否认,只是笑了笑,又问。

  「那当然。为了验证是不是真的,还特意带她们到医院进行了检查。」
  「她们都是自愿的?」尽管知道刘为民他们不会干逼良为娼这样的事,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这个你放心,怎么说我也是党培养出来的干部,逼良为娼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干。」

  「他们是学生?」

  「一个是艺校的,一个是餐厅服务员。兄弟,你眼光还真毒,一眼就看中了学生妹。」

  「呵呵,我看她最先应答,就叫她留了下来。对了,你怎么找到她们的?」
  「兄弟,不瞒你说,我託人找了一个多月才找到这么两个。你可能不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当年了。现在的女孩子,高中毕业就很少有处女了,除非是那些长得实在对不起观众的,长相好的处女还真难找,有的心志很高,怎么做工作也没用。」

  其实,刘为民没有说实话。为了找个外表过得去的处女,他花了差不多三个月时间。还是八月初,他与杨玉兴、周晓华三人聚会时,说起刘斌十一月份就要出来了,怎么给他接风洗尘的事,最后三人商议,给他找个处,并将这事交给人际关系较广的刘为民。刘为民发动了他的所有关系,直到上个月才敲定这两个外表还不错的女孩。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刘斌眼界较高,一般女孩子看不上。
  「她们怎么愿意出卖第一次?特别是刚才那个艺校的。」尽管刚才有了一些瞭解,但是很片面,也感觉有些不真实。

  「你以为还是三年前?现在的女孩子开放得很,贞操不值钱了。三年前我们去KTV时,坐台的太多数是乡下来的小妹,而且一般不出台。现在你去KTV看,坐台的不少是在校学生,很多学生妹说不出台,只要你出高价,照样出台,先前说不出台无非是为了抬高身价。现在大学里不是流行一句话,『读大学,就是为了谈场恋爱』,现在学校里真正认真读书的有几个?大多数进了大学第一要务就是谈恋爱,学校旁边的出租屋、旅馆之所以生意特别好,就是这个原因。」
  「真是没想到,短短几年就这样了。」

  「这与教育产业化、商品化,大学无限扩招有很大关系。我们那时候,是国家出钱培养,学生包分配,学校的重点是抓教学和学生品行,如果毕业的学生不行,以后就不好分配。现在大学生不包分配了,学不学、品行好不好,与学校关系不大,以后能不能找到工作是学生自己的事,学校的重心是抓效益。

  现在是,学生上大学的机会多了,但是教育质量差了,学生和家长的负担重了。现在情况差的家庭,还真供不起一个大学生。因此有些家境差、自身条件好的女孩子,为了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或者给家里减轻负担,就走上了去KTV坐台创收这条路,而学生们又很容易攀比,有些原来还比较清纯的女孩子在旁边人的影响下,也慢慢加了进来,这样坐台的学生妹就越来越多。」

  「她们的男朋友都同意去坐台?」

  「这你就落伍了。一、男朋友不会养她,最多是偶尔买点小礼物,有什么权利管她。其次,她们也不会和男朋友说出台。现在的学生都很清楚,目前的恋爱对象,未必就是以后的结婚对象,因此多数男孩子不会去干涉,只要两人在一起开心就行。」

  「出卖第一次与坐台还是有不同。」

  「你看来真是与社会隔离太久了。这有什么不同?第一次是出卖,坐台也是出卖,只是第一次贵一些而已。与其稀里糊涂的把第一次给男朋友,什么都没得到,不如卖给需要的人,这样既享受了,又能得到实惠。至於今天这两个女孩,她们家教应该还是比较严的,否则凭她们的条件,也许高中阶段就被其他男孩子祸害了。她们愿意出卖第一次,家境不好是一个重要原因。她们自身条件不差,不希望生活得比其他人差很多,但是家里又无法提供更多的帮助,要改变现状自然只有靠自己。」

  「那个在餐厅当服务员的也是这样?」

  「据说她家里困难,为了弟弟妹妹上学,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她愿意出卖第一次,好像是为了让弟弟妹妹上学,至於真实情况是不是这样,那就不清楚了。」

  刘为民的这些解说,让刘斌对现今社会和人的思想有了进一步瞭解,但是心底也有些沉重:没想到短短几年,社会就变得这样了,道德沦丧、人欲横流,看来自己以后得好好学习、多多瞭解才行,否则会被这个社会淘汰。

  刘为民见刘斌没出声,似在思忖,笑着说:「兄弟在想什么?不会是在想另一个吧?」

  「呵呵,老哥,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在想老哥是不是对她们进行了培训?」
  「培训倒没有,只是找了个妈咪,给她们说了一些伺候男人的基本要求。怎么,伺候得还可以吗?」

  刘斌点了点头,说:「老哥,你真的太有心了,这份情小弟记下了。」
  「兄弟,你这是什么话,不就是两个女人,就是不知兄弟你是否满意,因为你老弟以前是比较挑剔的,很难有女人能入你的法眼。」

  「你老哥找的还会有错?」刘斌笑了笑,又说:「不过,说实话,这样破她们处,心里还是有点惶恐。」

  「兄弟,你错了。她们本来就没准备把第一次留给未来的老公,既然如此,卖给谁都是卖,不是你,就是他,反正迟早是别人的。能把第一次卖给你,是她们的福气,至少你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不会让她们受什么罪。如果遇上一个不行的色老头或者是有虐待倾向的人,那就够她们受的了。」

  尽管刘为民说的是事实,但刘斌还是难以释怀,摇摇头,笑着说:「那你老哥也没有必要找两个。」

  「兄弟,你禁欲三年多,憋了这么久,不找两个怎么能对付你?除非是那些久经沙场的大嫂。我看刚才那个小妹,似乎被你折磨得不轻了。」

  刘斌笑了笑,没有继续探讨。刘为民说的无不道理,自己三十出头,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禁欲三年多,一旦爆发,未经人事小姑娘确实难以承受。王芳便是例证,如果自己再来一次,她未必还能承受。


                                  四、破处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家酒楼前停了下来。下车后,刘斌发现这里以前未来过,但没有多问,毕竟三年多未来省城了,以前常去的那些地方也许早就物是人非了。随服务生走进包厢后,发现有人先到了。

  「老贺,没想到你先到了。」刘为民与包厢中的中年男子打完招呼后,接着便对刘斌说:「兄弟,这是S市交警支队的贺平队长,贺龙元帅的家门,我的哥们。老贺,这是我和你提过的刘斌。这是我们市建委的周晓华主任,这两个小妹是刘斌兄弟的朋友,小王和小马。」

  「贺队长好,很高兴认识你。」

  贺平四十多岁,身材魁梧,起身热情握住刘斌伸过来的手,说:「老弟,我叫贺平。你的大名老哥我可是久已耳闻,今天总算是见到了,以后在省城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帮上忙的,直接找我就是了。」

  「那我先谢谢贺队长。」

  「老弟,如果你认我,以后就不要叫什么队长,我年岁比你大,叫大哥,这样显得亲切。」

  「那我听大哥的。」

  虽然桌上的男人比中午少,但是吃得比中午热闹。中午由於王建峰等人晚上还有应酬,众人没有放开来。晚上四个男人都放开了,贺平是转业军人,性格率直,喝酒也爽快。刘斌酒量以往比较大,喝个八两没问题,但是由於中午喝得比较多,晚上在众人的轮番攻击下,醉倒了。

  刘斌醒来时,头仍有点晕。他睁开眼,朦胧地发现旁边有个人,摇摇头,仔细一看,原来是昨天见过的那高个小妹马小兰。马小兰似乎洗过澡了,身上裹着浴巾,头发也散了开来,披在肩上。

  「你怎么还在这里?」刘斌不记得昨晚是怎么回渡假中心的,更不知道对方怎么还留在这里,不由好奇地问对方。

  「他们说你喝多了,让我留下来照顾你。」马小兰也许是第一次与陌生男性这么亲近,说话时,脸色微红,带着羞涩,语音轻细。

  「他们呢?」

  「你朋友他们送你到房间就走了,说早上再过来。王芳在隔壁休息。」
  刘斌坐起身子,发现自己上身赤裸着,下身只留下一条内裤,估计衣服是刘为民他们帮自己脱下的,眼前这个纤弱的小妹,一个人应该无法做到。

  「几点了?」

  「快三点了。」马小兰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时钟说。

  「睡了这么久了?昨晚确实喝得太多了。」

  「你喝点水吧!」马小兰说着将床头柜准备好的水递了过来。

  刘斌确实有点口乾了,也没客气,接过杯子,几口就喝乾杯中水,将杯子递给对方,说:「我去上个厕所。」

  他是被尿涨醒的,上完厕所,人舒服了不少。当他准备走出卫生间时,突然想到外边的马小兰。她留下来应该不是纯粹为了照顾自己,如果只是照顾自己,叫下午陪自己的王芳就可以,她与自己有过亲密接触,照顾起来也要方便些。通过与刘为民的交流,对处女陪自己他不再抵触,但是仍有些放不开,不知如何面对,不如先洗个澡,好好琢磨一下。於是他又退了回来,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澡。
  外边的马小兰,此刻心中既忐忑又紧张。在刘斌醒来前,她只是有些忐忑,不知道刘斌醒来后会不会要自己。她并不是害怕失去第一次,而是担心对方不要自己。她是个决定了就不会反悔的人,在作好出卖第一次的准备后,在心里第一次就不再是自己的了,所希冀的是对方能够怜惜自己,不要把自己当作外面那些乱来的人,看不起自己。

  当时介绍的人说对方是年轻人,长得还不错,她对这个没怎么在意,反正不是将来一起过日子的人,长得好和丑与自己关联不大。但是见到刘斌后,她心里发生了变化,刘斌的外表让她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以致此后看向刘斌的眼神带着柔情,甚至心想如果能与对方长相廝守,就是苦点累点也愿意。

  因此,当刘斌选择王芳时,她感觉有些失落,特别是看到王芳一脸幸福地挽着刘斌的手走进别墅时,心里更不是滋味,彷彿自己心爱的男人被别人抢走了一样。心想:如果自己当时反应快一点,那么挽着对方手的就是自己了。

  她本以为自己没有机会了,谁知吃过饭,刘为民没有让她走,而是让她晚上照顾刘斌。当时她脸上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心里很高兴,自己终於有机会了。
  当王芳问要不要帮忙时,她拒绝了,说一人能应付,只是含蓄地询问了下午的情况。也许是因为两人境况相同,王芳如实地说了下午的情况,并且告诉她,刘斌人很温柔,第一次没有别人说的那么难受,相反后来很舒服,只是他那东西比影碟上的男人更加粗长,开始有点不适应,而且他很厉害,有点吃不消。
  为了照顾好酒醉的刘斌,她不敢睡觉,尽管后来睏了,仍强打精神,先怕刘斌醒来自己不知道,像小妻子一样在旁边静静地守着,看着对方酣睡,直到刘斌醒来,她才松口气。但是当刘斌起床,她看到对方两腿间高高隆起的那一坨时,心中又闪过一丝慌乱,并紧张起来。

  她想起了王芳说的话,说对方的阴茎比影碟上那些男人还要粗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得住,吃得消,特别是想起了王芳下午与刘斌一起进来时模样,行走似乎有些不便,总是碎步慢走,步子大一点就会眉头轻蹙,心里更为紧张。过了好一会,她才镇静下来,心想王芳下午都经历过了,自己肯定也行,何况妈咪说了,女人第一次都会有些痛,但是没关系,过几天就好了。

  刘斌洗完澡,走出卫生间,发现马小兰手捏着浴巾的边角,低头坐在床边,样子显得楚楚可怜,心中有些怜惜,也有几分同情。

  他来到床边,在对方身边坐下,将手轻轻搭在裸露的肩上,说:「你愿意留下来陪我?」他感觉到对方的身子在轻轻颤抖,知道她心里比较紧张,但是没有将肩上的手挪开。

  马小兰羞怯地看了刘斌一眼,垂下目光,点了点头。

  他在洗澡时已经想好,刘为民说得有道理,对方已经准备出卖第一次,即使自己不要,也不可能留到结婚的时候,也许别人很快就会拿去。这么一个外表看上去很不错的女孩,与其让别人糟蹋,不如自己成全对方,至少自己不会给对方心里留下太多的阴影。他甚至希望第一次能给对方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回忆,让对方体味到男女欢爱的快乐,觉得将第一次给自己不冤。

  要让对方心身愉悦,就必须先消除对方心理和身体的紧张。因此,他没有马上行动,而是伸出另一只手抓住对方的手,把对方当作小妹妹一样,温和而又亲切地说:「听说你家里很困难,你是家里老大,你把第一次给我,是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支持弟弟妹妹上学?」

  马小兰仍是点头。

  「你有几个弟妹?」

  「三个。」

  「这么多?你们那里没有计划生育?」

  「我们那里政府也抓,超生要罚钱。但是我们那里很穷,家里没有男孩子不行,如果前面生的是女孩子,一般都会接着生。」

  「你家最小的是弟弟?」

  「是的。」

  「六个人,就父母劳动?」

  马小兰点了点头,刘斌也点了点头,感歎道:「那是比较苦。」他老家也有这样的情况,在社会保障体系没有建立之前,生老病死是老百姓面临的大问题,那些偏僻的农村家庭都希望家里有个男孩,将来能够养老,很多家庭为了有个儿子,不得不违反计划生育一而再地生养,最后导致人越来越多,家里越来越穷。
  「我家原来还比较好,去年爸爸从山上摔下来后才变差的。」

  「你爸摔得很严重?」

  「现在不能做事了。」

  虽然三年牢狱之灾让刘斌心性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听到马小兰的这些话,心里还是有些沉重,同时对眼前这个愿意为家人出卖第一次的女孩子有了一丝怜爱,沉默了片刻后,说:「你把第一次给我,将来结婚,你老公发现你不是处女了,怎么办?」他问这个问题主要是同情对方,不希望对方做后悔的事,更不希望给她将来的生活带来影响。

  马小兰摇了摇垂着的头,答道:「弟弟妹妹上学需要钱,我只想为他们做点事。结婚的事,我没有考虑。再说,我们那里结婚,礼金最多不过万把块钱,一般只有几千,如果结婚了,我就不能再帮他们了。」

  「你出来打工,就是为了帮助他们?你想等弟弟妹妹长大了再结婚?」
  马小兰点了点头。显然出卖第一次这个问题她不是没想过,而是想得比一般人清楚。将处女保留到将来给自己的丈夫,换来的也不过是几千块钱,不如现在卖给想要的人,给家里一些帮助。当然,也有可能在她们老家,对女人结婚时是不是处女并不怎么在乎,所以她心里没有女人第一次很珍贵这个概念。

  马小兰的善良和孝顺,让刘斌很感动,内心希望能给对方一些帮助。但是,此刻他刚从里面出来,身无分文,自己生活都成问题,无法提供更多的帮助。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样善良孝顺的女孩以后被其他人糟蹋?甚至因此走上卖身的道路?

  他思忖片刻后,说:「你愿意做我的女人不?」他提出这个问题除了想帮助对方,还有一层考虑。虽然他现在没有考虑结婚,但是需要女人,与其需要时临时去外边找,不如找个固定的,既乾净又放心。眼前这个女孩虽然瘦弱了一点,但是身材长相都很不错,而且又很善良,是很合适的人选。

  「愿意。」马小兰抬头看着刘斌,点头说。

  「我意思不是说今天你把第一次给我,而是你以后跟着我,做我的女人。」刘斌不知道对方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解释说。

  马小兰欣喜地看了他一眼,点头说:「我愿意。」

  「有些话,我得先说清楚。如果做我的女人,就不能与其他男人来往。我说的来往,不是不准你与他们见面,而是你不能与他们谈情说爱,产生感情。如果你遇到了喜欢的男人,或者你不想跟我了,要提前告诉我,我不阻拦,但是不能欺骗我。你能做到吗?」

  马小兰连连点头,说:「保证做到。」

  「那你有什么要求?」

  马小兰低头思索了一会后,小声说:「一年给我两万块钱。」

  「两万块?」刘斌没想到对方的要求这么低,不由反问了一声。

  马小兰却以为是刘斌认为钱多了,忐忑地看了刘斌一眼,小声说:「如果不行,可以少一点。」

  「行。我一年给你三万,一个月给你两千五。」刘斌见对方误会,立刻给了对方一个明确的答覆。饭店服务员一个月工资只有几百元,一年两万元对於她们来说确实是很大的数字,但是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尽管现在很穷,但是凭他的能力和以往积聚的人脉,只要努力,一年赚个几十万应该不难。

  「那我还可以上班不?」马小兰企盼地看着刘斌。

  从这句话刘斌已经看出,马小兰并不是好逸恶劳的人,确实是想多赚点钱帮家里,点了点头,说:「我现在还没安顿好,你可以照样上班。」

  「谢谢。」

  「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刘斌笑着对马小兰说。

  马小兰闻言脸上又现出一片羞色,垂下头去。

  昨天下午自己稀里糊涂就破了王芳的身,真是暴殄天物,现在想来刘斌心里仍有点惋惜。对眼前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女人的第一次,不能再随便破了,得好好体味,细细品嚐,而且要给对方留下一个美好回忆。他轻轻将对方搂入怀中,怜爱地吻了吻带着几分娇羞的发烫粉脸,接着又吻上对方的嘴。

  尽管马小兰已决定将心身交给刘斌,但是当刘斌将她搂入怀中亲吻时,身子仍在轻轻颤抖,羞怯而又企盼的眼神显示出她既兴奋又紧张的心情,直到刘斌封住她的嘴,身子的颤抖才慢慢停下来。不一会,她心身便完全放开了,伸手挽住刘斌的脖子,笨拙地配合着对方的亲吻。

  刘斌见马小兰渐渐适应,扯下了她身上的浴巾,将她放倒在床上。马小兰粉脸通红,用含着羞意的迷离眼神看着刘斌,任其摆佈。

  马小兰的身子比较纤弱,但也不是骨瘦如柴,而且很柔软,似乎软若无骨,这在刘斌搂着时已感觉到了。她的腰很细,乳房相对较小,似乎正在发育中,身上皮肤要比王芳白。两腿修长、笔直,骨肉停匀,两腿间毛发稀疏,似乎尚未发育成熟。模样谈不上性感,但是给人一种想搂入怀中怜爱的冲动。

  刘斌扯掉自己身上的浴巾,俯下身,双手握住那对刚开始挺拔的乳房。小兰的乳房不大,不足一手,但是弹性很好,晶莹剔透、温润如玉,手感虽不如王芳的好,但是另有一番滋味。乳头很小,颜色殷红,乳晕不大,粉嫩浅红,透着处子的光泽。这对散发着处女体香的珍秀乳房,让刘斌爱若珍玩,细细品赏一会才开始逐个舔弄亲吻。

  刘斌的舌头刚触及那娇嫩的乳尖,马小兰的身子便止不住地颤抖,小手更是握得紧紧的,似乎在拼命克制身体的反应。刘斌知道,这是未与男人有过亲密接触的女孩身体的正常反应,王芳当初也如此,只是反应没有这么明显。他没有停止亲吻,而是一边亲吻、一边揉搓。他很快便发现,马小兰的身体反应与王芳又有不同,不像王芳那样身子始终颤抖,一会后,马小兰身子的颤抖便停了下来,只有在吮吸或者舔弄乳头时才会颤抖一下。

  尽管刘斌很欣赏这对精緻的小乳房,但是没有在上面久停,当两只乳房被舌头和嘴唇全部游历一遍后,便开始往下进发。当他来到三角地带时,见马小兰双腿紧紧并在一起,便起身对马小兰说:「来,把腿张开,让我看看你下面。」说完轻轻分开对方双腿,将身子移动到两腿间。

  马小兰两腿间毛发较少,浅浅的,稀疏地排列在耻丘上,像是婴儿头上新长出来的头发,似乎未发育成熟,使阴部显得很乾净。刘斌将她两腿抬起,让阴户清晰的展现在眼前。马小兰人比较瘦,但是阴户并不乾瘪,相反比较丰满,白白嫩嫩的,阴户及周围只有少量绒绒的阴毛,看去像刚开始发育的女孩的阴户。
  他将对方两腿尽力张开,让被外阴封住的神秘之处展露出来。尚未经历男人的处女阴部颜色很浅,粉嫩桃红,阴道口很小,微张着,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他知道这是女性兴奋时产生的分泌液,说明对方身体有了接纳的准备。

  刘斌更加兴奋,但是没有马上开始征伐。他低头闻了闻马小兰阴户,发觉只有诱人的处女体香,没有任何异味,接着用舌头舔了一点阴道中流出的分泌液,纳入口中细细品味,只是稍微有点涩,没有其它特别味道。

  以前他没有品嚐过处女兴奋时分泌出来的体液,与妻子第一次时,当时因为太兴奋,没来得及品嚐就斩将夺关、直捣黄龙了。他以前听说处女的分泌液对男人大有益处,以致自古至今不少男性十分迷恋处女,不管这个说法是否科学、可信,今天有机会自然得试试。於是,他俯下身,伸出舌头,将对方阴道口流出来的分泌液全部纳入口中。

  在刘斌的舌头第一次接触阴道口时,马小兰的身子收缩了一下,但是没有出声。她从影碟上看过男人舔弄女人的这个地方,所以对刘斌舔弄并不觉得奇怪,也没有阻止,以为男人们都喜欢这样,只是感觉很不舒服,身子才不自觉地收紧了一下。但是当刘斌第二次再用舌头去舔弄阴道口附近时,她不但身子收紧,而且忍不住颤声说:「大哥,痒。」

  「这样等下你会感觉舒服些。」刘斌解释一声后,分开外阴,继续用舌头沿着鲜嫩殷红的外阴内壁一路往上舔弄。他知道女孩这个神秘的部位第一次受到异物的侵袭,多少都会有些不适应,因此没有停止。

  不知是刘斌的话起了作用,还是身体已经适应,此后马小兰的身子没有继续收紧,而是渐渐放松了。刘斌的舌头最后停留在阴蒂处,处女的阴蒂隐藏很深,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让它凸显出来。他刚在那小米粒般的阴蒂上舔一下,马小兰身子不但收紧,而且剧烈地颤抖,口里颤声央求:「哥,别舔,我……」

  「怎么啦,不舒服?」刘斌笑着说。阴蒂通常是女性最敏感的部位,他很想知道未经人道的小女孩这里被舔弄的感受。

  「酥酥的,很痒。」马小兰小声说。

  「小傻瓜,因为你是第一次,而且是我的女人,我才舔你这里,别人想要我舔,我也不会舔。我舔你这里,只是想让你兴奋起来,你里面水多一点,那样我进去时,你就没有那么痛。」

  也许是这番解释的作用,当刘斌再次舔弄阴蒂时,马小兰没有再出声,但是身子在不停地颤抖,小手也握得紧紧的。

  很快马小兰的阴道口又有白浊的液体流出,刘斌知道对方身体已经完全做好迎接的准备,於是停止舔弄,起身说:「来,你来亲亲我的小弟弟。」同时将对方上身扶起,把峥嵘的阴茎送到嘴边。

  马小兰此前曾看过一次影碟,那是刘为民请来指导她和王芳的妈咪让她们看的。那是她第一次活灵活现地见到成年人的阴茎,也是那次知道口交这个词,知道男人喜欢女人亲那里。刚开始她看到女人舔弄男人的阴茎、并且含入口中,感觉好呕心。在她的意识中,那里是男人撒尿的地方,怎么能亲呢?

  可是影碟中的女人,脸上完全没有不舒服的表情,相反是那么投入、那么专心,好像在干一件自己非常喜欢的事,加之妈咪在一旁说,女人要让男人开心就必须学会这些技巧,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女人帮他口交,有的男人不口交还硬不起来,男人如果硬不起来,欲望得不到发泄,就会变得暴躁,甚至可能会做出变态的举动,她这才强忍心中反感,耐心看下去。

  虽然看完影碟后,她对口交不再反感了,而且现在眼前又是她心许的人,但是此刻突然见到,并且要她口交,心里仍感觉不舒服,而且还有些紧张。紧张的是,刘斌的阴茎似乎比影碟上那个男人的要粗长,不知自己的小穴是否受得了。她迟疑了一会,才蹙眉伸手抓住那滚烫的阴茎,然后学着影碟上的样子,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怪味,再闭着眼睛含住了龟头。

  刘斌见到马小兰那极不自然的样子,不由想起原来妻子第一次给自己口交,那是结婚三个月后才克服心理障碍开始尝试,暗歎一声,说:「今天就算了。」
  马小兰以为刘斌不高兴,抬头忐忑看了刘斌一眼,说:「哥,我……我不怎么会,但是我会学。」

  刘斌从马小兰手中抽出阴茎,说:「你是我的女人,以后有机会学。」
  刘斌在心中仍有些忐忑的马小兰脸上吻了一下,将她轻轻放倒,重新抬起两腿,说:「第一次有些痛,你知道不?」

  马小兰点头说:「知道。」

  「你手扶着大腿,尽量将腿张开些,这样就没那么痛。」

  马小兰依言双手扶住高举的大腿,尽量将双腿张开,让细小的阴道口张至最大。刘斌趴下身去,用力扳开阴道口,只见在离阴道口约3厘米处有一层粉红的肉膜,中间有一个一厘米左右的小孔。这是他第一次真实地见到处女膜,虽然妻子与他第一次时是处女,但是那时没有去扳开看。

  知道了处女膜的位置,心里有底了,他起身将已经被口水湿润的龟头对准殷红、娇嫩、细小的阴道口逐渐往里推进,只见龟头挤开四周嫩肉逐渐往里钻入。当龟头进入一大半时,他发现马小兰脸上现出不适,问:「是不是不舒服?」
  「有点胀。」满脸通红的马小兰小声说。

  「哥还没有全部进入,你不要紧张,身体放松,等会就好了。」说完他继续往里推入。尽管阴道口在拼命阻止异物进入,但是阻挡不了龟头钻入的步伐,最后阴道口那阻挡的嫩肉也被龟头带着陷了进去。

  当龟头最粗的部份进入阴道口后,马小兰已是眉头紧蹙。刘斌知道相对马小兰那细小的阴道口而言,自己的龟头确实大了点,因为马小兰的阴道口比王芳的还要小。他停止继续往里挺进,说:「是不是很胀?」

  马小兰怕他不高兴,没有回答,只是轻「嗯」了一声。

  「第一次开始都会有些不舒服。」刘斌一边安慰一边俯下身子,轻轻伏在她纤弱的身子上。为了不让对方紧张,他没有告诉对方:很胀是因为你的阴道口太小,而我的阴茎又比常人的粗大。他也不敢使劲压在对方身上,怕她那纤弱的身子承受不了自己的重量,双肘撑在她身体两侧,支撑着上身,只是肌肤紧贴着柔软的身子。

  刘斌双手抱住马小兰,让她的身子贴紧自己,怜爱地看了看涨红的粉脸,再次吻上她的嘴,然后慢慢抽动阴茎,让龟头与阴道口附近的内壁摩擦,并试探着深入。几次试探后,他发现只要龟头全部没入阴道口,前端便会抵住里面那层薄膜。尽管早已兴奋难抑,但是他没有急於捅破这层代表纯贞的膜,因为感觉到对方身上的紧张尚未完全消除,阴道内还不是很湿润,所以依旧不紧不慢地一边抽动、一边亲吻,只是每次送入时,都会让龟头前端轻轻触及那层膜,为最后的突破作准备。

  大约过了几分钟,马小兰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那抬着双腿的手也放到了刘斌背上。刘斌也感觉到阴道口附近比以前湿润了,紧迫感也没有那么强了,知道对方已经适应,可以突破了,於是搂住对方瘦弱的双肩,将力量集聚到臀部上,说:「我要进去了。」随着话音落下,臀部也快速落下,他感觉到阴茎只是在龟头钻开小孔、冲破阻碍时停顿了一下,接着便快速向里面滑入,尽管里面依旧紧窄,但是无法阻止阴茎的滑入。

  「嗯……」而他身下的马小兰刚点头承应完,下身便突然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一根坚硬滚烫的棍子冲破一切阻碍,深深地刺入自己体内。痛得她想大叫来发泄,但是又无法出声,因为刘斌在突破障碍时封住了她的嘴,她只有将这种痛转移到手上,使劲抓着刘斌的后背。

===================================    写在前面的废话:有网友说,本文肉戏太多,沖淡了主题。在这里,布伦只能说声抱歉。本文本是H文,肯定会有肉戏,但是不会为了肉戏而肉戏,只有当剧情需要时才会出现,同一男女的性爱描写一般不会超过两次,但是不同的男女,他们在一起的历程肯定要交代,因为不同的人肯定有不同的开始,出轨的原因也不尽相同。其实写肉戏并非本人长项,往往写到肉戏就有些头痛,特别是场次多了,难免会出现重複. 本文前面之所不厌其烦地性描写肉戏,一是后面情节的需要,其次是体现主角心态的转变。因为主角原是个比较正统的人,出事前只有个妻子一个女人,在两性方面比较单纯,对女人的思想和心态了解很有限,也因此对妻子为什么这么快离婚离婚一直很迷惑。男主通过与不同的女人的深入接触后,渐渐对女人会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对此后调查妻子离婚再嫁的真正原因和心路历程有很大帮助,也为他以后成功地驾驭各种女人打下了基础。为了满足网友们的要求,后边肉戏场面会尽量精简。至於妻子离婚再嫁,确是本文的重点,但是还有一个重点,就是他锒铛入狱,这些原因,外边的朋友没有帮他查出来,说明原因很複杂,一两天不可能查清楚。请有兴趣的朋友耐心等待。
===================================

                  五、双娇



  刘斌看着马小兰那痛楚的表情,感觉背上的火辣,在龟头达到对方体内深处后,停了下来,一边轻吻着对方,一边细细品味对方的紧窄,柔声说:「是不是很痛?」

  马小兰点了点头,说:「你那东西好大、好硬,我那里好像撕破了。」
  「你见过其他男人的?」为了分散对方注意力,刘斌故意说。

  「我、我在影碟看过。」马小兰怕刘斌怀疑自己,涨红着脸说。

  「那你口交也是在影碟上学的?」见马小兰点头,刘斌接着又说:「那你以后得好好学学,其实你帮我口交对你也有好处,我的阴茎湿润了,进去时,你就不会那么痛,口水不但可以润滑,而且还可以杀菌。」

  马小兰这才明白,刘斌叫她亲小弟弟,原来是为了自己好,很是感动,说:「现在不怎么痛了。」她看过影碟知道,男人要抽动才会舒服、兴奋,才能达到高潮、发泄,尽管里面疼痛依旧,但是不希望对方不开心。

  刘斌闻言开始抽动,当发现马小兰眉头又紧蹙时,才明白对方心思,但是没有停止。他知道女人第一次都有一个适应过程,依旧缓缓抽送,只是动作比较轻柔,一边抽送一边亲吻。每次到底后会稍作停留,再缓缓抽出、轻轻推入。
  刘斌很快发现,马小兰的阴道比王芳的更紧窄,似乎是书上说的竹筒型,抽动时整个阴茎从头至尾被紧紧裹着,感觉比与王芳在一起更舒服。这个发现,令他更加兴奋,紧紧将马小兰搂在怀中,开始长距离的轻抽慢送。

  马小兰忍痛带笑地接受刘斌的怜爱,没过多久,便感觉疼痛在渐渐消退,一种从未有过的酥痒从体内深处涌出,紧蹙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醉人的桃红又开始在脸上闪现,心中对阴茎在体内的轻轻滑动有了进一步的渴求,小声说:「哥,没事了。」

  刘斌从马小兰的眉角眼梢看出,对方已经适应,而且进入角色,开始加大抽插力度,同时也加快了抽插速度。

  随着刘斌强劲有力的抽送,马小兰渐入佳境,脸上红云密布,呼吸开始变得粗重,口鼻之间渐渐发出诱人的呻吟。

  「舒服吗?」

  「舒服。」

  「要不要再大力一点?」

  「嗯。」马小兰虽只用鼻音来回複,但是两手搂紧了刘斌。

  刘斌进一步加大抽插力度,次次到底,枪枪见肉。每次到底时,马小兰都会用粗重的鼻音和兴奋的娇吟来回应。刘斌更加兴奋,逐渐搂紧对方纤柔的身子,开始快速有力的沖刺。不一会,马小兰口鼻之间的呻吟逐渐被喃喃之声代替:「……哥……好舒服……难怪王芳说……和哥哥在一起好舒服……我要飞了……哥……我爱你……」

  马小兰的声音越来越大,搂在刘斌背上的手也越来越紧,双腿不自觉地举了起来,开始无师自通地抬起臀部迎接刘斌的沖刺,当阴茎往外出时,更是抬起臀部紧紧相随,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洋紧紧粘附在刘斌身上,臀部随着刘斌快速有力的沖刺上下起伏着,身上渐渐被汗水浸湿。

  「……我飞起来了……哥……我要死了……」随着马小兰最后一声高亢的呐喊,身子开始痉挛起来,双手更是死死地搂着刘斌,手上青筋显现,似乎要把刘斌挤进身体里。

  马小兰的阴道本来就很紧窄,身子痉挛带来的阴道紧缩让刘斌感觉更加舒爽。他停止了沖刺,将阴茎深深地插在对方体内,享受阴道壁收缩挤压带来的快感,品味最内端嫩肉蠕动的舒爽。

  当马小兰身体的痉挛停下时,紧搂着刘斌的手松开了,高举的双腿放了下来,紧绷的身体也松软下来,美妙的胴体被汗水湿透,两眼迷离地看着依旧搂着自己的刘斌说:「哥,真的好舒服。」

  刘斌笑着说:「可我还没有出来。」

  「哥,对不起,我——」马小兰满脸歉意,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表述。

  「小傻瓜,你以后是我的女人,所以第一次你应该开心,如果你不开心,那么以后与哥在一起,也不会开心,你开心了,哥就开心。再说以后你有的是机会让哥开心,是不是?」刘斌宽慰道。(刘斌没有想到这几句话,会让他一辈子受用不尽。)

  「你真好。哥,你再来,我下面不痛了。」

  「不需要休息一下?你看,身上全是汗水了。」他内心不希望就此打住,本来也快差不多了,如果马小兰再坚持一会,两人说不定可以同时达到快乐的顶峰,但是看着对方那虚弱的模样,又有些不忍心。

  「没关系的,哥,你来吧。」

  马小兰那坚定地的表情,让他心中一暖,知道对方是懂得感恩之人,自己没有白白怜惜,於是又开始抽动停驻在对方体内的阴茎。

  高潮后的女人身体格外敏感,不过片刻,马小兰又兴奋起来。刘斌一边抽动,一边观察马小兰的反应,见对方眉头舒服,脸上春意盎然,加大了抽送力度。不一会,马小兰又开始发出舒服的呻吟,并挺动身体迎接他的挞伐。

  当他即将达到顶峰时,身下的马小兰也开始发出舒服的叫喊,显然也开始步入高潮。在对方阴道再一次有力的收缩中,他开始了强劲有力的发射,龟头紧抵着的阴道尽端蠕动的嫩肉,犹如一张小嘴不断地吮吸着,似乎要将他射出的精华全部吸进去,那滋味直让他全身毛孔舒张,魂飞太虚,仿若登仙,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如此的销魂、如此的美妙。身下的马小兰也被他那滚烫精液射得发出激越的呐喊,全身痉挛比前次更剧烈、时间也更长久。

  马小兰宫颈口的蠕动和阴道的紧窄让刘斌感觉异常刺激,这次射得时间比较长,比下午的两次激射更有力,射了差不多两分钟才停下来。也许是他的激射太过强劲,停止发射后,马小兰身子的痉挛仍未停下,过了好一会,才逐渐减弱并停下来。当她瘫软下来时,全身已被汗水浸透。

  刘斌发射完毕,没有马上从马小兰身上下来,依旧紧紧抱着对方,下身使劲抵着对方下体,享受着激情后的余韵。

  「舒服吗?」当马小兰涨红的脸开始恢複正常时,他关切地询问。

  「太舒服了。后来我感觉好像要死了,又感觉好像飞起来了,那感觉真的好奇怪。难怪王芳说,与你在一起很舒服,下次、下次——」依旧虚弱的马小兰,脸带满足的微笑,轻轻述说着自己的感受。

  「下次怎么了?」见马小兰吞吞吐吐,刘斌笑着说。

  「下次如果你还要她,一定来陪你。」

  他知道女孩子对她的第一个男人难以忘怀,如果第一次便让她达到欲仙欲死的境地,这个男人她更忘不了。王芳心里对自己无法忘怀,他能够理解,只是没想到她会希望与自己还有第二次,更没想到的是两个此前并不怎么熟悉的女孩会聊到这样的事,看来现在的女孩确实与以往不同了。

  看着对方逐渐恢複清明的眼睛,刘斌说:「我以后与她好你不吃醋?」
  「我不会,只要哥开心。」

  这时缩软的阴茎逐渐已从马小兰体内滑出,刘斌动情地吻了吻对方,才翻身下来,在一旁侧身躺下,说:「哥与你在一起,也很舒服。」

  马小兰侧过身来,忐忑地看着刘斌,说:「哥,以后,你会不会要我?」
  「怎么这么说?」

  「因为、因为我第一次是——」

  「因为第一次是卖给我的?怕我看不起你?」

  马小兰点了点头。

  刘斌没想到对方会想到此事,显然不是一个对世事完全不懂的小女孩,同时也说明对方在乎自己,劝慰道:「如果你讲的是实话,我不会看不起你,会把你当做我的女人来爱护。」他说的是实话,刚才的欢爱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这样的女孩不可多得,如果此前他只想找个性伴侣,那么现在觉得如果对方出卖第一次真是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让弟弟妹妹上学,应该好好爱惜。

  「我绝对没有说假话,你可以派人去调查。如果我骗你,全家都不得好死。」

  「傻瓜,谁叫你发这样的誓?我相信你,你以后就好好跟着我吧。如果有一天你不愿跟我了,你要坦白告诉我。不能瞒着我偷偷与别的男人来往。」

  「我绝对不会。」

  他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问题。通过妻子离婚再嫁这件事,他对女人的真诚不再抱任何幻想,有些话,听听就是了,没必要去较真。他转移话题,问:「你高中毕业没?」

  「没有。只读到高二。」

  「哦?」高中尚未毕业就出来打工,刘斌有些差异,说:「你多大了。」
  「十七了。」

  「你还没满十八岁?」刘斌心中一惊,没想到对方还未成年,如果追究起来,自己就是犯罪了。

  「明年满十八岁。」马小兰不知道刘斌心里的想法,认真的回答着。

  「你几月生日?」

  「十二月。」

  「你还未满十七岁?」刘斌又是一惊,难怪对方身体的样子像是刚开始发育,原来还不到十七岁。

  「再过两个月就满十七岁了。」

  「那你现在还不能将我们关系告诉别人。」事已至此,着急也没用,只有尽量将影响减少,所以他告诫马小兰,见马小兰不解地看着自己,接着说,「你还未满十八岁,属於未成年人,如果别人知道你现在跟着我,会说我,那你就不能和我在一起了。」

  「我们那里有的女孩子我这么大已经结婚了。」马小兰不解地说。

  「是吗?那是没有追究。反正你不要说出来,也不要告诉小芳她们你还未满十八岁,这样对你和我都只有好处。」他一时也不知如何解释,只有这样劝告。未成年人结婚,在偏僻的山区确实有,他以前听说过,当地政府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双方父母同意了,不去办证,也没人会认真。现在与未成年人发生关系,只要对方不是幼女,不是强奸,也没人会认真,即使是有人整你,也不过是罚点款。他则不同,现在还在假释期,万一有人拿此说事,就会有麻烦。

  马小兰点了点头,但是脸上依旧挂着疑惑。

  刘斌不可能把话说的太明白,只要对方不乱说就行。他起身说:「身上黏糊糊的,我先去洗一下。」说完下床往卫生间走去。

  看着刘斌的背影走进卫生间,马小兰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她先前担心刘斌会看不起自己,现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複,怎能不开心?对方体恤自己、怜惜自己,而且在一起很快乐,这样的男人必须好好珍惜,她暗暗告诫自己。

  刘斌从卫生间出来出来时,马小兰竟然睡着了,两腿之间的汙秽物都未擦掉,幸好下面垫有浴巾,否则床单会变成世界地图。马小兰的睡姿很不雅观,也许是太困了,不知不觉就睡了,玉体斜陈在床中间,自己无处可睡。看着对方满脸倦容的安详睡姿,不忍心去搬弄,以免把她弄醒。特别是想到对方还未成年,为了照顾自己,半夜未睡,后来又被自己折腾一番,心中一歎:也真是为难她了,就让她舒舒服服睡一觉吧。反正自己睡了五六个小时了,不睡也没关系了。他拉过旁边的浴巾,盖住对方裸露的胴体。

  刘斌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拿过手机一看,还不到五点,离天亮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心想:这样坐一两个小时也不是办法,对了,别墅有好几间房子,刚才她说其他人都走了,只有她与王芳留了下来,那其他房间应该是空的,不如到其他房间去休息一会。

  刘斌走出房间,顺手拧了一下旁边房间的门,见未反锁,以为是空房,拧开房门,走了进去。打开灯,发现床上睡着一个人,他尚未看清是谁,床上的人已坐起来,看脸上的神情是被灯光惊醒的,以致两只椒乳裸露在外面,也没有去遮挡。

  刘斌已看清床上之人,正是昨天下午把第一次交给自己的王芳,连忙道歉:「对不起,小芳,我不知道你睡在这个房间,把你吵醒了。」

  床上的王芳也看清了门边之人,说:「是刘哥,没事的,我平时醒得比较早。」

  「还只有五点钟,你还可以睡一会。」

  「刘哥——」刘斌刚准备退出去,王芳把他叫住了。

  「怎么?」

  他这一问,小芳脸上登时红云密布,慌忙垂下目光,当发现自己酥胸裸露时,慌忙双手捂住。见到对方那含娇带羞的窘态,他笑了,看来害羞是女人的天性,哪怕已经与这个男人有了最亲密的关系。

  「我以为刘哥是来找我的。」过了片刻,王芳才小声回答。

  「那你希望我来找你不?」对方这一说,他反而来了兴趣,收住准备退出的脚步,笑着说。

  王芳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刘斌犹豫片刻,关上门走了过去。好久没有搂着女人睡觉了,不如搂着她睡一觉。

  尽管昨天下午与对方有了实际性的关系,但是此刻赤身裸体面对对方,王芳仍有些难为情,垂着头,不敢看对方。

  刘斌上床在王芳身边坐下,伸手搂住对方光洁的纤腰,说:「那就陪我睡一会。」说着把对方拥入怀中倒在床上。王芳乖巧地侧上在刘斌怀中,把遮挡酥胸的手搭在他胸膛上。

  刘斌本来只想搂着对方美美睡一会,谁知搂着对方光洁的身子以及那对将坚挺的嫩乳贴紧自己的身体后,心又忍不住悸动起来,刚发泄完的的小弟弟,又开始苏醒。

  他轻轻吻了一下王芳有些发烫的粉脸,说:「你下面还痛吗?」

  「不痛了。」王芳轻轻摇头说。

  「还愿意和哥做一次吗?」

  刘斌见王芳羞涩地点头,侧身把她搂在怀中亲吻着。当他吻上小嘴时,小姑娘已知道知道如何配合了,尽管依旧生疏,但是与昨天下午比有了明显的进步,知道用舌头搅弄伸入口中的舌头,并且知道将舌头伸入对方口中搅和。

  两人亲吻一会,刘斌下边的小弟弟也兴奋起来了,但是没有马上开始征伐,见对方悟性很高,想起她们看过影碟之事,想让小弟弟试试对方口技,松开嘴,说:「小芳,你不是看过影碟吗?来亲亲小弟弟。」

  他拉着王芳坐了起来,然后跪在床上,让王芳的脑袋靠自己两腿间,将已经膨胀起来的阴茎对着王芳的嘴。

  也许是已经有过关系,王芳没有拒绝,但是看到眼前那根粗大的阴茎时,脸上现出了惊异的神色。眼前这根东西比影碟上看到的要粗、要长,尽管下午见过,但那时心中慌乱,也不是这么近距离清晰的目睹。难怪进去的时候自己那么痛,难怪能顶到自己的心窝子,她心中的疑问终於得到解答。如果不是这根东西已多次进入自己体内,她不敢相信自己身体能够容纳这么粗长的东西。

  王芳看了看之后,伸手抓住阴茎,学着影碟上的样子,羞怯地伸出舌头舔了舔龟头和马眼,然后收回舌头,在口里品味一下,也许是没有发现异味,接着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弄起来,片刻后,便含住龟头开始吮吸。

  「不错,继续。」刘斌没想到王芳第一次便有这个水平,忍不住出言赞许。得到对方肯定,王芳更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