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无止境的肉欲与支配】【作者:aszx12459】
【无止境的肉欲与支配】【作者:aszx12459】
字数:87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无止境的肉欲与支配(支配系黑暗文章)

  「吃掉。」我淡定的说着。

  「可是……我………」回应我的是位十八岁的女孩儿,一百五十多的身高,接近五十的体重,胸部却有C接近D的大小,畏畏缩缩的回应道。

  「如果你不想照我的话做可以离开。」我淡然地说,此时我已经知道这女孩上钩了,她将成为我泄欲的肉便器,供我宣泄狎弄。

                ——

  我跟黄孟甄的认识是在网路上,她常发些负面性的文章,我和她聊天时得知她在同济中被霸凌,家人又对她漠不关心,我假意好心的关心她,在此时我有如拯救她的天使,让她的生活带来一道光芒,让她有信心面对未来的困难。而其实我只是想要夺取她身体的恶魔,让她跪到在我的肉棒下肆意玩弄,而她却不清楚我的目的,以为我是那种真诚的好人。

  我们聊了差不多三个月,每天她回家第一件事就是上线跟我问好,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她回到家连书包都不放下,冲进自己的房间,拿起手机打开我们的对话说一句:「哥哥我回来了。」之后就摇尾乞怜的等待我的回覆,只要我稍微晚回她一点,她就急得搔耳爬腮,可笑至极。

  我的温情进入她的生活,我逐渐取得她的好感度,让她感到如果生命没有我的话甚么都不是,我们每天聊天的时间长达五六个小时,就算没时间睡觉她都在所不惜,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她去学校也只是被霸凌,发现自己的抽屉里被塞满垃圾,课本被画得乱七八糟,就连老师也不协助她并说道:「你被霸凌有想过原因吗?问题一定是出在你身上,不然怎么谁都没有被霸凌,只有你被霸凌?」
  渐渐的她得知道世界的阴暗,可以说遇见我是她生命中唯一的阳光,这也让我有了可趁之机,最近黄孟甄自己主动邀约:「我这周假日有空,我去找你吧?」,我从视讯中看到黄孟甄的神情,她是极其渴望跟我见面的,她生怕听见一个「不」字,她住在新北,我住在新竹,这坐火车可要个一、两小时,我装作犹豫,她却是更加着急:「还是哥哥你有事要忙?那不行就算了,打扰到哥哥就不好了。」
  「好啦,也可以,我可以把时间拨出来。」我微微一笑,虽然我本来就没安排任何事情。

  「谢谢哥哥,谢谢。」黄孟甄居然连谢谢这词都说出来了,我们的关系在浅移默化中到达如此不对等的关系,就连我见她一面都是对她天大的恩赐。

  此时她却不知道,我说「不」才是对她真正的好,不果她早陷溺於我的表面的温柔,她迫不急待地想要与我温存,我早知道她的第一次还未交出去,她急於想要把她最美好的物品交给在她生命中最美好的人,就是我,我这个恶魔。
  时光飞逝,绍华流去只剩悲风哀月,时间很快就到了周末,她搭上了早班的火车,那是早上七点的一班车,看来她对来见我的事看得非常重要,甚至她还跟家人撒了谎,说要跟朋友去趟两天一夜的旅行,看来她早已订下要把身体交给我这档事了,她的家人对她一点感情也没有,很淡然的同意了她的要求,她的父母非常年轻,都皆为不到四十的年纪,生出黄孟甄却是当初年少轻狂不小心搞出的产物,根本把黄孟甄视为累赘,如果有机会恨不得一脚踢开。

  我对这种父母倒是十分欣赏,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好搞到手的肉便器呢?与我性爱的十几位女性当中,这种类型的女生却是最容易的手的,愚蠢、年轻、鲜美的肉体、无知的神识,总认为爱情是永恆的事物,却不知道在男性眼里,谈感情只是得到免费炮友的最佳机会,说着我爱你的同时顺便无套内射进你的子宫,如果怀孕了就一走了之。

  我不打算去迎接她,这也是暗地里的一些小计画,这会让她感觉我对她的轻视,更而努力的迎合我、满足我,我随手给了个地址,要她自行前来,然后淡定的在网上跟其他女生聊着天,说些自己都不相信的甜言蜜语,却让女生感动得痛哭流涕,我总热衷於与这种愚蠢的女性聊天,这代表着她极易上手,而这种女性往往还有着肉体最美好的一切,粉嫩的乳首、娇嫩的脸蛋、紧緻的阴道无疑是最上等的顶级体验。

  约莫八九点,电铃响了,我从猫眼往外看,黄孟甄气喘呼呼地站在外面,我住的这地方可是需要找一下的,距离火车站也有些距离,恐怕她是一路跑过来了,我微微一笑,一条鱼儿又上钩了。

  我开了门,装作惊讶地说:「黄孟甄?你来的可真快,快请进吧。」

  「因为……我想赶快见到哥哥你嘛。」黄孟甄的脸很红,也不知是因为跑太久还是讲了句暧昧的话,我倒是觉得愚蠢的可笑,我并没有多说什么,把拿着大包小包东西的她迎了进来。

  「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不就一天来回吗?」我看着她拿这么多东西,疑惑问道,这时的我却是没想到她有两天一夜的计划,这里倒是真的疑惑了一会。
  黄孟甄却是好一阵子不说话,她先斩后奏此事就是怕我不让她住下来,在这三个月我表现得极其正人君子,她这连想送鲍鱼还得等我先点头,她想着先趁白日勾引我一番,等翻云覆雨后再藉机赖着不走,这算盘打得好一手。

  不过她那拙劣的演技我都懒得猜穿,我装作不让她为难的转移话题:「吃早餐了吗?我想说这时间点恐怕你还没吃,所以我特别多准备一份。」

  「谢谢哥哥!我要吃!」黄孟甄如此说,其实她早在火车上吃完早餐,却是听到我的一份「爱心」,却是想要再把我做的吃下肚里。

  这的确是我特别「精心」做的早餐,想必读到这里上下引号,有些年长的人已经懂得我的意思了,我做的很简单,超商买的吐司,连烤都没有烤,没有蛋,没有火腿,只有涂上一层特别的酱,那就是──我的精液。

  在等她来的同时我正和一位可爱的女孩电爱,她看着我巨大的肉棒,我看着那波涛汹涌的奶子相互自慰,本着不浪费的精神就直接射在土司上了,黄孟甄虽然没做过爱,不过年龄都十八岁了,没吃过猪也看过猪跑步,跟我聊天时她也常把话题引到些成人话题,因为她认为这样我会喜欢与她聊天,我也装做对此很感兴趣,明里暗里的讲了不少,也趁机得到她的一些资料,比如乳头还是粉的,她还装做误传给了我不少资料,她都在「误传」后过一会儿叫我删掉,我也会假装删除并教育她不要拍这些「不三不四」的东西,但我最后都会把照片存下来,之后闲暇时慢慢欣赏。

  我也知道她自慰过,看过不少成人影片,想当然尔她很清楚男生的精液长甚么样子,我对她看到我「精心」制作的早餐的反应很感兴趣,却是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会装作没事吃下去?还是会神色慌张的说什么?我──很感兴趣。
  我走进厨房,把那盘精液吐司端了出来,黄孟甄翘首期盼的望着我,看来她也很想知道我给她做了甚么早餐,我把精液吐司放在了桌上,我用温和的声音说道:「还很新鲜,快来吃吧,不然等等就冷了。」

  她兴沖沖地跳上椅子,看着眼前的食物,一片随意摆放的吐司,上面则撒着白花花的液体,我曾在与她聊天的时候谈到精液闻起来有着漂白水的味道,她那时还诱惑的说那我还真想闻看看,如果有机会还想吃呢,那时我被她的话刺激的不行,视讯完连忙把一个炮友叫来大干特干,这次她来我就招待她嚐嚐我精液的滋味。

  她讶异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闻着有如漂白水般的味道,脑中很快速地想起与我聊天的对话「精液是怎样的味道?」「嗯……闻起来跟漂白水差不多吧?」「那我还真想闻看看,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吃呢。」她讶异地睁大她的美目,我却假装不理解的看着她:「怎么了?不喜欢吃吐司吗?上面还涂着我『特制』的调料呢。」

  黄孟甄快速地摇摇头:「不是,哥哥做的我都喜欢吃,可是这……这……『酱料』。」

  「喜欢吃就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还是说,这酱料有什么问题吗?」我温和的说,好似那盘装的是我辛苦做的料理,虽然在另一层面来说,我的确是挺辛苦的,不过等到有黄孟甄的母狗后,性欲的发泄就很简单了。

  黄孟甄的缓缓端起了吐司,却因为角度有些倾斜,那白浊的液体流到了还是乾的吐司上,那乾的地方很快就被浸湿,吐司很快就吸收了精液,只有些固态的东西还留在吐司面上。

  这时黄孟甄的手有些颤抖,不过还是慢慢的把吐司端到嘴旁,我有在后来问她这时心里在想些什么,她说:「虽然不知道我的用意,不过她怕不吃会惹我生气,而且说酱料像精液什么的,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虽然酱料的确就是精液。
  她接触的吐司上就有沾着白浊的液体,味道很腥,黄孟甄越来越肯定这酱料就是精液,她不觉有些乾呕,我微笑的看着她却不说话。

  黄孟甄看着我的神情,突然吃的速度加快了起来,很快的狼吞虎嚥,过一会儿就把我特制的精液吐司给吃完了,吃完还装作很满足的表情:「哥哥我吃完了,哥哥做的真好吃,孟甄我好喜欢吃。」

  我似笑非笑,开口说话了:「你确定你吃完了吗?」我伸手指了指地板,黄孟甄不懂我的意思,低头看像我指的方向,她刚刚吃得太急太快,却是把一点「酱料」,也是就是我的精液撒在了地板上。

  还没等她说甚么,我又立刻说道:「吃掉。」我淡定的说着。

  「可是……我………」黄孟甄畏畏缩缩的回应道。

  「如果你不想照我的话做可以离开。」我淡然地说,此时我已经知道这女孩上钩了,她将成为我泄欲的肉便器,供我宣泄狎弄。

  「这可是我精心制作的早餐呢。」我微微一笑,「精」这字咬字特别用力,想必黄孟甄也知道我的意思。

  黄孟甄听到要她离开这句话,身体不禁抖了一抖,她想到了她的处境,对她毫无温情的家人、无良邪恶的同学、只想混吃等死的老师、冷酷黑暗的世界,再看向我,她生命中唯一存在的阳光。

  「说的也是,孟甄我错的,浪费食物可不好,这还是哥哥做的,孟甄一定会吃掉的。」黄孟甄好像在自我催眠似的喃喃自语,她缓缓推开椅子,身子骨慢慢地弯了下去「砰。」的膝盖跪地,她可以感觉到地板的冰冷,她看着滴到地板的那团精液,舌头伸出嘴,慢慢的、一点一滴的靠近,再靠近,很快的舌头就将碰到那团白灼之物,在冰冷的地板上的那团秽物。

  就在她舌头接近精液一公分就要碰到时,我出声了:「等等。」

  黄孟甄抬头看向我,她那无助的神情尽收我的眼底,我温柔地说道:「孟甄,我怎么会忍心要你吃掉到地板上的『食物』呢?」

  黄孟甄呆了片刻,脸上也缓缓露出微笑:「说的也是,哥哥人这么好,就算浪费食物不好也舍不得孟甄我吃地上的食物呢。」因为我在她心里的形象太好,却是将我一切的行为合理化,她似乎忘记了我刚刚让她吃精液吐司的事,就算她回想起来,恐怕也会把事情美化好,比如说:「因为我之前说要吃,哥哥好心的弄出来给我品嚐,他为了我辛苦的弄出来,我真应该要好好感谢他。」

  我早就抓到了黄孟甄的想法,他就像只兔子,怎么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假心好意的递了卫生纸:「擦擦吧,该打扫的还是要打扫乾净。」

  「好的哥哥!孟甄我可是特别爱乾净呢!哥哥如果要我帮你打扫房子,我保证弄得乾乾净净!」黄孟甄笑颜逐开的说道,她好似真的完全忘记我给她吃精液吐司这档事。

  我微微一笑,把她手上的垃圾接过来,随手把垃圾都进了垃圾桶:「所以孟甄你为甚么带这么多东西呀?」我又把话题转了回去。

  黄孟甄这次很快就开口了,想必刚刚她已经想好该如何回应:「有些东西是我带给哥哥的礼物啦,哥哥对我这么好,孟甄当然带了好多东西做回礼啰。」
  「是哦,那把东西拿进我房间来,你拆开来给我看看有些什么东西。」我温和地说着,并把几包东西拿了起来,往楼梯走,很快我就把她带进我的房间,黄孟甄看起来也不紧张,她说要送礼的是可是真的,带的东西也真不少。

  我把枕头拿起来靠着床,背靠在枕头上:「来坐在哥哥怀里,哥哥看你拆礼物。」黄孟甄这母狗害羞的脸红,她可是第一次跟男生这么靠近,不过她也听话的来到我的怀里,毕竟我可是对她最好的「好哥哥」。

  我把她抱了起来,双手交叉在她的怀里:「来拆礼物吧,哥哥我可是很期待呢。」黄孟甄点点头,吞了口口水,看起来十分紧张:「这个……这个是孟甄最喜欢的狗狗玩偶,每天都抱着睡觉,孟甄想把狗狗送给哥哥。」

  「哦,想把最喜欢的狗狗玩偶送给我啊,那孟甄之后睡觉怎么办呢?」我的手缓缓靠近黄孟甄的胸部下缘,缓缓地摸着胸罩的钢圈,黄孟甄羞红了脸:「孟甄……孟甄只要想着哥哥就可以睡得很好,最近都没怎么抱着狗狗睡觉,有时候……有时候都是看着哥哥的照片睡着的。」孟甄讲完这句话,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又红又烫。

  「是哦,孟甄这么喜欢哥哥我哦,居然比喜欢每天抱着的布偶还喜爱吗?」我的脸靠在黄孟甄的脸的旁边,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温度,她脸颊的温度十分吓人,有如高烧一般,她的讲话也开始不清不楚、胡言乱语起来。

  「是呀,孟甄……孟甄最喜欢哥哥了,比喜欢狗狗玩偶还要喜爱哥哥,孟甄想要跟哥哥一辈子。」黄孟甄却是在这时候说出这种告白般的句子。

  「原来孟甄这么喜欢哥哥我啊,哥哥我听到也很高兴呦。」我的双手开始揉起黄孟甄的胸部,那种无法一手掌握的胸部最令男人痴狂,我也不多说甚么,揉了一下便不满足隔着衣服的触感。

  「孟甄你会不会有点热啊?要不要哥哥帮你脱衣服?」我都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邪恶,但还是装作温情的问道,天见尤怜,外面可是十几度的温度,这人怎么可能热得起来,不过这时黄孟甄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对呀,孟甄我好热哦,哥哥可不可以帮我把衣服脱掉?」

  「你拜託哥哥帮你之前,是不是要先求一下哥哥?」我却想要先玩弄下黄孟甄,不直接脱她的衣服。

  黄孟甄身子扭了扭:「哥哥人家身体好热,哥哥可不可以帮我脱衣服?拜託哥哥你了,人家好想被哥哥脱衣服哦。」我下面一跳一跳,都快压抑不住欲望了:「既然孟甄你都这么求我了,那哥哥就帮帮你吧。」

  我缓缓拖掉她的衣服,再次开口问道:「那你有没有热到连胸罩都要脱呢?我看你好像热的不行呢。」孟甄一听就懂我的意思了:「哥哥我还是很热,可不可以帮我把胸罩也脱掉,真的拜託哥哥你了。」

  我也不多说直接把孟甄的胸罩给扯了下来,黄孟甄的胸脯就这样弹了出来,一颠一颠的跃动,两个乳头止不住的晃动,我看着眼前的美景胃口大开:「孟甄你这样会不会又太冷啊?要不要我用手帮你暖暖。」我的手指轻抚过她两粒乳首,她的乳头一碰到我冰冷的手身体就止不住地晃动,不过她就算她不冷,听到我说的话她也会说冷的,对此我很清楚,果不其然孟甄说话了:「哥哥你好了解我,现在又有些冷了,哥哥你的手快来温暖下孟甄的胸部嘛。」

  我闻言一听,两手凯使大里的搓揉起来,黄孟甄被揉的娇喘连连:「哥哥你好厉害,孟甄……孟甄我自己用的时候都没这么舒服,果然哥哥才是最棒的。」
  我又捏又揉,黄孟甄的胸部都留下了红印,我兴起时还把两粒乳头拉了起来,拉成笋状后再放下,这时就可以看到两粒奶子的对撞,这可真是一幅美景。
  「哥哥你可真厉害,孟甄我好舒服。」黄孟甄脸红扑扑的娇羞地看着我,我的脸迎了上去,开始舌吻起来,可以感觉得出黄孟甄的生疏,毕竟是她第一次的接吻,我的舌头好似利剑,黄孟甄的嘴一下就被我占领了,到处都是我的地盘,这吻居然长达两分钟之久,黄孟甄被亲的喘不过气,脑中更是一阵缺氧完全不能思考。

  这时我的手往下伸,一只手依旧狠狠揉捏着黄孟甄的胸脯,另一只手却是伸到她的下身,一碰到我就知道成了,黄孟甄的下身异常湿泞,花境有如被洪水淹过一般:「孟甄你怎么尿裤子了?」「哥哥真坏,孟甄不是尿出来,是湿了啦。」「湿了不就是尿出来吗?孟甄说谎可不好哦。」

  「哥哥说的对啦,孟甄被哥哥摸到尿裤子了,哥哥的手实在是太舒服了!」黄孟甄在娇喘中如此说道。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下去,三去五除地把衣服脱光,我的肉棒早就无比硬挺「孟甄你想不想哥哥的肉棒插进你的小穴里?」

  孟甄也迷醉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与内裤:「孟甄想,孟甄想死了,孟甄想要哥哥的大肉棒插进来,狠狠的干,干死孟甄我这个小骚货。」我看着眼前粉色的阴道,也没戴套,腰部摆正,用力一挺直接插入「啊啊哥哥好大、好痛,好喜欢哥哥!啊啊啊!」痛是因为她未经人事,至於为什么会喜欢呢?当然是她早就在等这一刻的出现,一个真正爱她,有着羁绊的人。

  两人採取的是传教士体位:「啪啪啪啪啪。」的声音不绝於耳,那有如泥泞的花境,每一次的冲锋都需要极大的力气,黄孟甄的阴道实在是过於紧了,而且第一次被干就要适应ˋ这么大的肉棒对她实在难以忍受。

  黄孟甄的双眸流出了眼泪,我看着她这副景象却不怜惜,依旧大力干着,完全不把她视为活物,却把她看作一个肉便器,一个没有生命的、用处就是被人干的物品。

  「啊啊啊!!哥哥我不行了!!好痛!!哥哥等一下!!我不行了!!!!要死了,太痛了,小腹要被贯穿了!!」黄孟甄开始惨叫起来。

  「没事的,哥哥我可是很舒服啊,孟甄你忍着,为了哥哥你应该可以做到吧?」我惬意地说着,依旧用力的捅着黄孟甄的阴道,豪不怜惜的大力干着。

  「难道你不想被哥哥干吗?哥哥这么卖力的干你,你不是应该要感恩吗?」我更是毫不在意的继续说着恶劣的话。

  黄孟甄呆了一会:「哥哥说的对,哥哥这么努力干着孟甄,孟甄应该要感谢哥哥才是,没关系的,哥哥尽管干孟甄吧,孟甄不要紧的。」她还是照我的话说,说出我想听的话。

  「就算你不让我干我也会狠狠干你的,你不是说过孟甄是哥哥的所有物吗?那所有物就应该乖乖听话才是。」我享受着黄孟甄紧緻的阴道,那被痛到一缩一缩的阴道的感觉可谓舒服无比,两手更是大力揉捏着奶子,丝毫不介意黄孟甄的感受。

  「啊啊啊!!!哥哥!!说的是!!,孟甄!!!是哥哥的所有物!!!怎么干都是哥哥的自由!!!啊啊啊啊。」虽然孟甄如此说着,她还是不由自主地喊叫,那个感觉有如穿心般的感受。

  「那哥哥每插一下孟甄都要感恩哥哥的功劳才是呀?我说的对不对呀?孟甄。」我恬不知耻的说着。

  「哥哥!!!啊啊啊!说的是!!应该要感恩哥哥才是!!」就这样黄孟甄陷入了欲望的泥沼。

  一下「谢谢哥哥。」一下「辛苦哥哥了。」一下「感恩哥哥!!」一下「啊啊!!谢谢哥哥!!」就这样每干一下,黄孟甄就感谢一次,我感到极大的满足感。

  抽插约数百下后,我终於忍不住精关:「哥哥要射了,孟甄你说哥哥要射哪里?」「射在孟甄的小穴穴里!!」「孟甄是哥哥的所有物,那孟甄应该要叫哥哥主人才是,孟甄你要说:『请主人射在孟甄肮髒的子宫里。』」

  黄孟甄这时早没有思考的能力,完全照着我的话说:「啊啊啊!请主人射在孟甄肮髒的子宫里!射在孟甄这不知廉耻的阴道里!!」

  「这样会怀孕喔,孟甄没关系吗?」我开始用力地抽插并问道。

  「没关系,孟甄本来就是生来给主人干的,怀孕就怀孕!!生完孩子还要再给主人干!!」孟甄如此说道。

  「说的没错,这才是主人的乖宝贝,给我接住!」我精关一松,精子打在了黄孟甄的子宫壁上,浓稠无比。

  我抽出肉棒,精液流了出来,黄孟甄也看到了此景,便得知之前的吐司果然是涂上了精液,我没等她反应,便站了起身,下了床:「孟甄过来。」

  黄孟甄毫无思考能力,因为下体巨痛无法站立,只好缓缓爬过来,这才虚弱地站在我旁边,这时我开了口:「跪下清乾净我的肉棒,都是你的髒水。」
  黄孟甄身子震了震,却是不由自主地跪在我半软半硬的肉棒前,肉棒还滴答滴答的滴着黄孟甄的淫水,黄孟甄的缓缓靠近要用嘴清理,我却是等不及的直接拉她的头发「快点。」

  她就这样缓缓地把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舔乾净,她阴道的淫水和精液也都滴到了地上,等到她把用嘴把我的肉棒清理乾净又开口说话:「你怎么把地板弄髒了呢?你这四处发骚的母狗,你看你的淫水到处都是,给我舔乾净。」

  这时的黄孟甄觉得我有些陌生,却不知道这才是真实的我,她无助地看着我,好像觉得我会跟她说这是开玩笑,就像上午的精液吐司一般,却换来我恶毒的言语:「你看什么看,不把你的髒水给我舔乾净就给我滚出去,永远不要再来找我!」
  她听到我的言语身子一震,却是扑到地板上猛得开始舔起来,她知道一件事,没了我,她将会一无所有。

  我看着她卑微的行为,却是开始放声大笑起来:「乖乖听话才能当我的所有物,你这样的动作好像条母狗,你乾脆就当我的母狗好了,孟甄母狗哈哈哈哈。」
  黄孟甄的眼角开始流起泪来,却是依旧附和我的话:「说的对,孟甄这么像母狗,乾脆就当条主人的乖母狗就好。」这一刻,她放弃了身为人的尊严,成为一条下贱无比的母狗,一条毫无尊严的母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