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斗破苍穹-淫宗肆虐第三卷(第五章淫乱花宗)
斗破苍穹-淫宗肆虐第三卷(第五章淫乱花宗)

第五章 淫乱花宗百花大阵中,幻境层层消逝,能量越来越小。

「哈哈,真是兴奋啊,兄弟们,过不久,我们就可以人人搂着两个女人玩了。」

「是啊是啊,花宗的仙子们,那都是长得水灵灵的,老子这辈子最幸运的是就是出生在淫宗。」

「这些花宗的女人们,平时都看不上一般的男人,想想一会她们就要人尽可夫了,真是刺激啊!」

人群里不停的议论着,不是时传出一阵阵淫笑。

阳天南坐在临时搭起的大台上,抚摸着蜷缩在怀里哭泣的云韵,淡淡的笑着。

「韵儿,这都是你的功劳哦,以后你的同门师姐妹就又回到你身边了,你身为宗主,要带个好头,一会我们示范给她们看看好吧。」

「不!呜呜,不要说了,不要了。」

「嗙!」

突然,从空中射出几道斗气匹练,轰炸在淫宗人群之中,大片大片的弟子吐血而亡。

「对方来了三位斗宗,苍护法,海护法,渊护法,你们去干掉那几个老家伙吧。」

阳天南摸着云韵的秀发说道。

三道身影冲天而起,迎上了花宗的大长老、二长老和花彩。

「你们这些淫邪之徒,敢来花宗撒野!」

大长老厉声喝道。

「嘿嘿,一个老太婆,可没人有兴趣,杀了算了。」

渊护法阴阴的笑着。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接招吧!醉花旋!」

大长老华为一道光练,飞快的穿梭在渊护法身旁,磅礴的斗气从四面八方挤压而去。

「唔,四星斗宗,小苍,快点完事了来帮我,这边是个四星的。」

「嘻嘻,你先撑一会儿吧,我这边好玩呢。」

苍护法妖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才交手几回合,花彩就被眼前妖艳的女子撕破了衣裙,两条圆润的大腿暴露了出来。

「淫宗还有这么厉害的女人呢?」

「呵呵,淫宗厉害的女人不少呢,你看宗主怀里的绝世可人儿,眼不眼熟呢?」

花彩闻言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云韵!」

「可不是嘛,整天缠着我们宗主呢,我都好久没被宠幸了。」

苍护法舔了舔手指,痴痴的笑着。

「那个贱人,果然是投靠了淫宗。」

花彩咬牙切齿。

「那你也来呀,我看你也是很有味道的嘛,保证能满足你的男人不少哦。」

「呸,下贱货色,我死也要拉你陪葬!」

「哟哟,不自量力,那别怪我抓住你了不怜惜你哟。」

「少说废话了,我跟云韵那种假纯洁的贱货不一样!纳命来吧!」

花彩暴起而攻,手中结起百花印,四面无数花影聚向了苍护法。

「轰!」

被击中的苍护法喷出一口鲜血,黑色袍子被炸的粉碎,露出了里面一丝不挂的躯体,优美的身形,挺拔的美乳,一张乖巧娇媚的脸蛋让花彩都自叹不如。

可是与这美少女形象极为不搭的是,苍护法胯下,本该是娇嫩阴蒂的地方竟然有一条六寸长的雄性伟物!

「小看你了呢,不过这样才有趣嘛。」

苍护法套弄了几下勃起的阳具,一脸陶醉。

「这,你到底是男是女啊,真是恶心。」

「这可是人家修炼出来的,你来试试吧,和真男人的一样。」

苍护法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瞬间来到了她的面前,抬手一把粉末甩出。

花彩猛地暴退,同时双掌退出一道伶俐的斗气。

「嘭!」

「呀!」

没有防备的苍护法倒飞而出,似断线的风筝一般砸落大台旁边,胯下的阳具也消失了。

「咳咳,怎么会呢,封宗散对她没用呀?」

苍护法不可置信。

「这空气里有许多花粉,看来封宗散是出手的瞬间就被抵消掉了,看来花宗真是不简单啊,若不是本尊亲自前来,你们多半要折在这里了。」

阳天南目光如炬。

花彩也是感到意外,心想:这可是好消息,看来花柔儿那小丫头猜对了。看到苍护法一时爬不起来,花彩冲杀而下,想一举干掉她。

可刚刚靠近大台,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定住了。

「居然能定住我,难道是斗宗巅峰了!」

花彩心中一惊。

「你还敢靠近这里。」

阳天南悠闲的说道。

「云韵!真的是你!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下贱,老宗主对你那么好,可是你居然陷整个花宗于危机!」

看到阳天南怀中光溜溜的云韵,花彩不理会阳天南,直接愤怒的大声叱喝了起来。

听到花彩声音的云韵一张挣扎,可一股强大的斗气压制着了她的身体,就连想开口都发不出声音。

「好你个云韵,平日里一副高贵端庄的样子,如今直接露出本性,堕落得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赤身裸体的和男人缠绵了?」

「哈哈哈哈,这算什么,我的小韵儿更喜欢在大家的目光下被男人内射呢,不信看看,来想要肉棒就自己坐上来。」

阳天南解开裤子,露出雄伟的肉棒。

云韵瞬间脸色苍白,身体莫名的被阳天南庞大的斗气牵引,自主的跨坐到了阳天南身上,粗壮的肉棒顺着未干的阴道一贯而入。

「唔!唔唔嗯唔哦……」

充实的感觉是云韵哼出了声,可想要开口辩解时却发出了呻吟一般的喊叫。

空中的花彩也是大为失色,没想到云韵已经堕落带这种程度。

在阳天南的斗气牵引下,云韵玉手扶在阳天南的肩膀上,身体激烈的起起落落,吞吐那硕大的阳具。

「唔唔呜呜嗯……」

花彩的唾弃勾起了云韵无限的委屈,可偏偏又发生着解释不清的一幕,悲哀的抽泣看起来更像是愉悦的呻吟。

「你这个沉溺于男人胯下的贱货,真是想不到啊,你喜欢做卑贱的奴隶,渴求男人的玩弄我管不着,可是你连累花宗,我永远也不原谅你!」

花彩愤怒的在空中吼叫着。

「啊!封宗散居然无效!」

渊护法身中数十掌,被大长老直接击毙。而海护法在两人的夹攻下更是喊都没喊出来。

「花彩你怎么样了?啊!那怎么这么像云韵宗主?」

大长老和二长老杀死了两位护法,立刻从远处赶来,入眼便是一个完美的背影,披散着秀发,双臂搂在男人的颈子上,欢愉的耸动着身体。

「大长老,那就是云韵,这个贱人,是她出卖了花宗换取临幸!」

「这怎么可能,云韵的性格我再清楚不过了,她不可能是这种人的。」

「事实就在眼前,我亲眼看到的啊,她可不是被强迫的,你看她那沉醉的样子,这下贱堕落的举动,她以前就是装的,就不该让她当宗主!」

「你们都到这来了?我宗的两位护法呢?」

阳天南突然寒声道。

「已经被我们杀了,你就是淫宗宗主?」

阳天南定下对云韵的压制,一把推开了她,失去压力的云韵任由自己倒在一旁,眼神空洞。大长老和二长老看到了云韵的脸,顿时一股悲愤升起。

「好大的胆子!」

阳天南喝道。

「哼!现在我们还有三位斗宗,你想以一敌三吗?」

「斗宗有用?」

阳天南瞬间出现在二人的身旁,斗尊的恐怖气息爆发而出。

「斗尊!」

「天啊!」

「嘭!」

阳天南伸手一抓,大长老直接被抓成了血雾。

绝对的力量碾压,斗技都不用施展!

「我和你拼了!」

二长老嘶吼着,准备自爆。

「废物!」

阳天南幻化出一只斗气大手,直接裹住了二长老,能量在掌中肆虐了一阵,缓缓平静下来。

两位长老瞬间被杀,花彩被斗尊的实力深深的震慑住了。阳天南转过身,淡淡的望着花彩。

「花彩是吧,你选择死亡,还是归顺淫宗呢?」

在愤怒平息的时刻,死亡真正来临时,之前的大义凛然都消失了,只剩下心底「不想死」的执念。

「我,我归顺。」

见识了斗尊的力量,花彩彻底泄了气,其实这也有阳天南运行着功法的影响。

「很好,从今天起,你归苍护法了,她很喜欢你。」

「啊?这...」「怎么?不愿意?」

「没,属下遵命。」

「嘻嘻,我叫苍茗,跟我走吧,我们好好玩玩去。」

已经调息好了的苍茗牵住花彩的手,拉到了一旁去。

阳天南回到大台上,拉起云韵又干在了一起,不一会,苍茗那边也响起了销魂的呻吟。

苍茗趴在花彩的身上,胯下由阴蒂幻化的阳具抽插着花彩的小穴,玉手抓住花彩的乳房揉动着。

而苍茗背上,还有一个健壮的男人呢,扶着她的屁股,在她的小穴里横冲直撞,带给她双重快感。

「啊……啊呜……」

「喔……哦……啊……」

花彩的娇喘声越老越大,苍茗更是疯狂的呻吟。

一个时辰之后,百花大阵彻底消失,花宗的建筑群已经可以用肉眼看到了。

「花宗已无斗宗级高手,所有淫宗弟子,去征服自己看得上的女人吧!不要节约你们手里的催情针哦。」

阳天南在立身在空中,背后站着三位斗皇,他大手一挥。

催情针也是淫宗一绝,乃是用无上工艺,将催情散煅烧到针当中,同样有封锁斗气的功效,不过催情针不同于催情散是靠空气吸入,要刺入人体,融化在起体内,所以只针对斗皇以下的人,不然难以成功。

现在淫宗的弟子达到斗灵级别的都配发得有『封灵催情针』,斗王级别的更是得到来之不易的『封王催情针』,至于斗灵以下的猎物,普通药物的都可以解决。

这些具有封锁斗气效果的物品,才是淫宗肆虐大陆的真正依仗,宗门内甚至有着七剂「封圣情欲散」,加之花天骄,一般势力绝对是束手无策。

下方一大群兴奋之极的人向着花宗大本营蜂拥而去,掩饰不住的激动。

「花宗应该还有斗皇强者,你们带上云韵,我先赶过去制服那些斗皇。」

「遵命。」

三人齐齐回答。

花宗后山禁地,一身妙曼黄衣的花柔儿正卖力的拉着脚上的铁链在坚硬的石头上不断的摸着,本来接近斗皇的修为已经被这根能够压制斗气的铁链深深压制到斗王境界。

这根铁链乃是花宗炼制的一种特殊金属制成,本身不是特别坚硬,却能吸收斗气,澎湃在周围的斗气越强烈,它就吸收得越猛,最早的几次,花柔儿用斗气轰击它,直接被吸取得点滴不剩。

花柔儿全身已是香汗伶俐,浸透了衣衫。

「喂,我说王群啊,这里越来越偏僻了,估计没什么人了吧,咱们别在这里找了。」

「我们修为低微,抢不过那些师兄们啊,而且说实话,上过云韵之后那些被抢剩下的我真是看不上了,不如到偏僻的地方逛逛,碰碰运气。」

「哎,那我不陪你了,你去逛吧,我要回去看看,实在不行我再来找你吧。」「行行行,你去吧,看你猴急得。」

那人走后,王群继续向着山后走去,不多时便见到一个窈窕的身影,乖巧的素手拿着铁链在石头上来回的蹭着。

看到花柔儿的侧脸,王群心底升起一股狂喜,吞了吞口水,就快步向那边走去。在他看来,这个拿着链子在这磨的女孩,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

走进一看,王群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被浸湿的衣衫紧紧的贴在花柔儿充满青春气息的娇躯上,贴合出傲人的曲线,手臂、大腿等处光洁的肌肤已是若隐若现。

「谁来了!」

花柔儿扭头。

「呃……小妹妹,你好漂亮啊。」

「男人?你怎么进来的?」

「呵呵,我是淫宗的弟子。」

「你们攻破百花大阵了!」

花柔儿一声惊呼。

「当然,你们宗主云韵出卖了你们,嘿嘿,话说云韵干起来真是爽啊,你没见过她那骚劲。」

「啪!」

一道斗气手印拍在王群脸上。

「胡扯!云韵姐姐怎么可能做这种事,你再在这满口胡言的侮辱她,信不信我杀了你!」

王群只是个大斗师,刚刚花柔儿动手的一瞬间释放的斗王威压是他心头直颤。

「怎么,怎么这链子锁住的还是个斗王。」

见王群轻易被镇住,花柔儿也是一愣,这点实力还敢大肆荒淫?随即脸上升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才大斗师啊,呵呵,过来。」

「不,不,我冒犯了,我这就走。」

王群摸了摸怀里的千辛万苦才弄到手的『封灵催情针』,吓得冷汗直流。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攻破花宗的男人,就你这熊样?」

花柔儿放下链子,几个踏步走到王群面前。

「这点实力居然敢到处撒野,看我不教训教训你们这些无耻淫贼!」

说完啪的一巴掌把王群打翻在地。

「哎哟,女神饶命啊!我一时糊涂。」

「嗙!」

又是一脚提在王群的小腹上。

「啊!别打了,我错了,放我走吧。」

「你来这里,不就是想找漂亮的女人做那种事吗?怎么现在被女人打得还不了手呢?废物!」

「我是废物,我是废物,女神妹妹让我走吧。」

「啪!」

「啊!」

花柔儿一指点出,一道斗气打在王群的裤裆,疼得他满地打滚。

「还在耍心眼,你走了找一大群人回来我不是很危险么?等我玩一会儿,出出恶气,就杀了你。」

「不要啊,手下留情。」

「啪!啪!啪!」

连续几道斗气又打在王群的裤裆,王群喊叫得撕心裂肺。

「你直接杀了我吧!」

「我还没玩够呢,你做了那么多坏事,糟蹋了多少女子,不受点惩罚行吗?」「我没有做坏事啊,我从来没强迫过任何一个人啊,她们都是自愿。」

王群都快哭了。

「胡说,他们为什么要自愿和你们这些淫贼做那样恶心的事情啊!」

「因为舒服啊,很舒服的,没体验过是想象不到的。」

「你还敢狡辩!」

花柔儿一股倔劲起来了。

「没有啊,真的,我发誓,你没体验过怎么能说我骗你呢!」

「哼哼,我偏不信!我非要证明你是胡说,来,我让你弄,要是没你说的那样舒服,我就折磨死你!」

王群听言,出乎意料,欣喜暗道:这是个傻妞吗?

「好好好,女神妹妹,我一定好好服侍你,保证你舒服。」

「哼,看你一会怎么死的!」

花柔儿脸一红。

王群缓缓的站起来,试探的将手伸向花柔儿。

「那个,我按你说的做,你别打我呀。」

「不会不会,等你证明不了我再收拾你!来吧!」

连自慰都没有过的花柔儿,从来没体会过快感,坚决的不相信,她心里已经盘算着怎么整王群了。

王群还是小心翼翼的摸上了花柔儿的胸部,柔软弹嫩的触感传来。

「嗯~」花柔儿一声嘤咛,感受到了一丝和自己洗澡时接触到胸部不一样的感觉。

「女神妹妹,你自己脱衣服,还是我帮你脱呀?」

「还要脱衣服!那不羞人嘛?」

「那个,不脱衣服怎么做呢,到时候你感受不到,要错怪我的。」

「哼!又耍花招,脱就脱,看你还找什么借口,我要戳穿你的谎言,让你心服口服的忏悔!」

说完花柔儿气鼓鼓的解下了自己的腰带,将湿漉漉的衣衫抛到了一旁,一阵潍坊吹过,身子感到一阵凉意,第一次在男人面前露出身体,顿时俏脸绯红。

王群看的痴了,虽然少女的躯体尚未成熟,可是依旧散发着让人疯狂的魅力。

「流氓,看什么看!」

「女神妹妹太美了,我只见过一个人比得上你。」

「谁?」

「云韵。」

「你还敢诬陷她,云韵姐姐岂是你能碰的!」

花柔儿手上一股强横的斗气聚起。

「别打!不说她了。」

「一会算在一起收拾你!我不动了,快做!」

王群颤颤巍巍的拉住花柔儿内裤的边缘,缓缓褪下,一片浓密的森林呈现出来,散发着幽香的气息。

「躺到这块石头上好吗?把腿打开。」

闻言,花柔儿微微迟疑,便移了两步,靠在了旁边的斜石上。圆润白皙的长腿分成大字站立。

「好羞人的。」

「不羞不羞,男女极乐之事,哪讲羞不羞的,人之常情嘛,舒服最重要,好美的小穴,纯洁粉嫩。」

说完,王群就把嘴印了上去。

「唔~」王群吸住了花柔儿娇嫩无比的花瓣,舌头轻轻滑过阴核,一阵电流瞬间滑过花柔儿全身。

「这是什么感觉……」

粉嫩的花径开始分泌汁液,王群感受到流出来的湿润,将粗糙的舌头伸进了幽径的通道。

「啊唔……好酸……别动呀……啊……」

没有进入过任何异物的花径,被粗糙的大舌头刺激着,花柔儿感到一片酥麻,乳头都微微立起了。

王群控制着舌头在里面打转,同时双手在花柔儿的大腿内侧有技巧的按压、抚摸。

「喔唔……不要了……好痒……羞死人了!啊!别咬我……嗯哦。……」

大手头不住的搜刮着娇嫩的内壁,王群群是轻轻的咬住了花柔儿的阴蒂,刺激得花柔儿小腰颤抖。

「啊呜……要尿了……好酸……啊啊啊……」

花柔儿死命的推着王群的脑袋,小翘臀却是快速的挺动着,不一会一股蜜汁便喷到了王群脸上。

「嗯……呼呼……」

花柔儿就这样泄了人生的第一次身,全身酥软的靠在了石头上。

「舒服吗?」

王群站起来,双手撑到石头上,下体大胆的贴在花柔儿的小腹上,温柔的问着。

「才没有呢……」

「是你在骗人了哦。」

「胡说,明明就唔!」

王群突然深情的吻上了花柔儿红润的小嘴,炽热的气息喷在晒女的脸上,双手紧跟着覆上了两只弹性十足的娇乳,隔着薄薄的布料刺激着娇嫩的乳头。

「唔唔……」

花柔儿被压在石头上,小腿乱蹬,被吻得头昏脑涨,胸部传来异样的快感使她双臂无力。

良久,花柔儿快喘不过气了,王群才吐出她的小香舌。

「接下来是比刚才舒服十倍的事情。」

「还没完吗?」

「还没进入正题呢,我要证明到底嘛,你看,这才是让女人欲仙欲死的东西。」

王群掏出肿胀的阳具。

「你刚才还那么打它,一会不能让你舒服你又要错怪我了。」

「我才没有错怪你,我才是对的,你又在找借口。」

花柔儿恢复了些气力,第一次见到男性的阳具,不住的瞟了几眼。

「没有啊,确实是这样嘛,你看都不是多硬的。」

「那怎么办?反正你证明不了我就杀了你。」

「要这样,你亲亲它。」

「看起来好脏!」

「不会的,这是女人最喜欢的东西,不但可以让你舒服,还很好吃呢,你试试嘛。」

花柔儿半信半疑,慢慢蹲了下去,小嘴缓缓的靠拢。王群悄悄往前一递,鲜红的小嘴就亲在了火热的龟头上,马眼泛出晶莹的液体,男性的味道扑面而来。

「它好热啊,喔!」

花柔儿刚张开嘴,王群就趁机一捅,送进了花柔儿嘴里。

「唔唔!」

花柔儿粉拳乱捶,不满的抗议着。

王群则是吧手指插入她的秀发里,抱紧了她的脑袋。

「不配合的话证明不了哦,你用舌头舔舔,就能尝到没美妙的味道了。对!噢……就是这样。」

花柔儿含住阳具,嘴里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她抬头看着王群,大眼睛里充满了水汽。

「真是条灵活的舌头,又软又滑啊,极品呐。」

王群抽送起来,享受了许久,花柔儿的口水都流到自己胸口上去了,眼神也已经迷离起来。

「好吃吧,没骗你吧。」

王群「噗」的一声,拔出湿漉漉的肉棒,扶起花柔儿,让她翘起屁股趴在石头上。

「接下来,就要做最舒服的事了,你马上就要发现自己错了。」

花柔儿不回答,王群将胸膛贴在花柔儿光滑的背上,扯下她的胸衣,双手捏住娇乳,肉棒就在花柔儿的玉穴口摩擦。

「喔……恩啊……唔……你在干嘛……别揉了,好涨……下面好痒……」

「你先回答我,舒服吗?」

「才没有呢……唔……」

「真是倔强的丫头,一会看你欲仙欲死的时候还能不能嘴硬。」

王群激动的扶住花柔儿的细腰,阳具对准花穴缓缓插入。

「喔哦~好涨啊……啊……」

直至顶到了处女膜,王群才略微停留,心里狂喜:果然是处女,马上就要为绝世美人开苞了,按宗里的规矩,一会儿为我给他刺上我的名字,就属于我了,我王群真是不枉此生啊。

用力一顶,阳具刺破了花柔儿高贵纯洁的处女膜,直接送入深处。

「啊!好痛啊,你这个骗子,啊,不做了。」

剧烈的疼痛使花柔儿一下清醒过来,全身斗气澎湃,反手一掌印在王群的胸膛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王群没有半点防备,直接被强大的斗气打飞,口中鲜血狂喷。

「骗子骗子骗子!我就说你是骗子了!呜呜……」

花柔儿捂住下体,眼泪直流,无助的哭了起来。

「啊,李阳,你来看啊,王群兄弟怎么被伤成这样了?」

一个焦急声音响起,惊得花柔儿一抖。

「刘宇兄,你看那边,地上有散落的衣服。」

「唐兄你快带王群回去疗伤,和李阳去看看。」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花柔儿有些惊慌,去捡自己的衣服时来不及了,逃走也不行,只有迅速毙掉这两个人。

刘宇和李阳刚走到石头转角的地方,突然一道身影扑来,两道凌厉的斗气冲出。

刘宇和李阳各自打出一掌,被镇得退后了两步。

「两个斗灵巅峰?」

一击无功的花柔儿跌落在地上,感到体内斗气被铁链吸走,已经被压制到三星斗灵层次,一股绝望突然升起。

两人也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个内裤还挂在脚裸上的绝色少女,就这么赤裸裸的趴在自己面前,刚才打出的也不过是斗灵巅峰的斗气。

两人相视一笑,贪淫之色一点也不掩饰,眼前可是世间少有的极品啊。

看着两人满脸戏谑的走过来,娇蛮贯了的花柔儿打心底升起一阵恐惧,慌乱的爬起来,拔腿就忘后跑去。

见美人跑走,两人也是欣赏了一会那翘臀扭动的姿色,然后拉住铁链的一端。

花柔儿跑了十几步,突然摔倒在地上,感到身子正向后被拉回去,一下眼泪就忍不住了。

「不要啊,放了我吧,会很疼的,不要,呜呜……」

拉倒近前,花柔儿已满身是灰,刘宇扬起手中一根针,刺进了花柔儿的小腹。

「啊!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花柔儿已经惊慌失措。

「一会你就知道了,嘿嘿。」

李阳已经迫不及待的揉搓起花柔儿的娇乳。

「不!」

刘宇更是直接,掏出阳具就往花柔儿里面塞,禁地里传出一阵惨叫,之后惨叫慢慢变成了醉人的呻吟花宗大殿上,阳天南坐在宗主大位上,云韵带着一个塞口球跪坐在他脚边。

台阶下,是六个被捆绑着跪在那里的美女,每个人都是衣衫残破,面色绯红。

「花宗,不是有七位斗皇嘛?什么七花皇,怎么只见到她们六个能。」

阳天南问道「禀宗主,搜遍了花宗,也没有见到刚刚晋级斗皇的花舞蝶,估计已经逃离花宗了。」

「那就不管了,花宗已经成为淫宗的所属,少她一个不少。」

话毕,阳天南嘻嘻的打量着台下六位如花似玉的斗皇,最小的大概二十五岁,最大的至少应该有三十五岁了,可各个都如少女一般,看来这花宗的功法,实为养颜之术啊。

「老贼,有种你杀了我们啊!」

「我是来教你们快乐的,你们的美丽世间少有,难道不该多享受一些快乐吗?不想让更多的人快乐吗?贞洁的观念早就该废除了,人生就是行乐才快活。看看你们云韵宗主,每天都能享受到我的大家伙,看她多快乐。」

说完拉过云韵,按住她的屁股就插了进去。

「唔!呜呜……」

「听着销魂的呻吟,这样的舒服不值得那一切来换吗?你们的宗主都臣服了,你们还反抗什么呢。」

「宗主!」

「韵姐!」

「你们别喊她,就是她出卖了我们的!」

「怎么是这样的人!」

「真贱啊!」

「我恨!」

「哈哈,你们也别怨她,她天生就是这样,夹得紧,浪得欢。来,韵儿,告诉她们你有多舒服。」

阳天南解开云韵的塞口球,然后专注的猛攻着湿漉漉的小穴。

「哦……没有……不是的……啊唔……别听他的……呜呜……都是假话……唔……哦哦……我没有……哦哦……顶到了……不要了……」

云韵如泣如诉,却止不住呻吟,下面的六人神色复杂。

阳天南戏谑的笑了起来,手掌贴在云韵的后脑,一股奇异的能量侵入了云韵的身体,各处敏感点瞬间扩大,云韵直接高潮了,全身抖动不停,眼珠翻白。

「告诉她们,你是谁,舒不舒服。」

「啊喔……啊……我是主人的性奴……嗯……哦……我好舒服。……全身美死了……被操的好爽……唔……啊……大鸡吧大鸡吧……

啊……」

「哈哈哈哈……」

大殿上回荡着阳天南狂虐的笑声和云韵口齿不清的呼喊,台下的六人脸色苍白。

七天之后,花宗的广场上,数百位姿色上佳的美女整齐的跪成一个方阵,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淫宗男弟子在耸动着。

广场上充斥着肉体的碰撞声和女人的娇喘声。

广场前的高台上,六位花宗斗皇,每人都在不下三位男子的共同奸淫下扭腰摆臀,婉转承欢。

禁地里,一位绝世少女被颈子上和脚裸上套着的铁链锁着,无助的被排着长队的男子不断的凌辱。

花柔儿躺在一滩精液里,长腿搭在身上男人的肩膀上,口中欢快的吞吐着另一根肉棒,两只小手也分别套弄着。

不停的变换姿势,花柔儿吐着舌头,滴着口水,的眼神已经涣散,表情崩坏至极。

阳天南此一战感到了实力不足,若是成为斗圣,那才能玩尽天下美人。加之此次齿形干够了云韵等绝世女子,终于是舍得返回了淫宗总部继续修炼。

而花宗的大殿里,两个身姿无双丽人儿正被围在一群花宗男弟子里。

「贱人宗主,出卖花宗,我老婆都被别人干了。」

「这么喜欢男人是吧,操死你!」

「都松了,你这一刻不停要精液的骚货。」

云韵被几个男子夹在中间,呜呜的叫着,三个洞都插着阳具。

「母狗,贱货,和你师父一样贱!」

「亏我还暗恋你这么久,原来这么不知廉耻。」

「干翻你这只小母狗,小骚货!」

纳兰嫣然更是被干得眼神涣散,一脸痴态。……

此起彼伏的叫骂声中云韵和纳兰嫣然身上满是精液,只听她们口中除了呻吟,还不断的喃喃着。

「不是这样的……」

第三卷完